倾络 - 木制阳具3 禁脔(18禁限 简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


    木制阳具3

    倾城跪在地上,脚边是她叠的整整齐齐的亵裤。

    阿墨打开银制小锁,拿开上格的珍珠,匣子下面赫然放着一只狰狞凶煞的木制阳具。

    于倾城而言,那根阳具的形状,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它的形状,它的味道,倾城上面下面没少尝。

    不知那男人是不是夜深人静在军帐里,一边撸一边拿着刻刀一点点的削。

    阳具顶端的伞帽褶皱,细如针洞的马眼。就连勃起时狰狞突兀的青筋,他都一刀一刀不厌其烦的刻了出来。

    阿墨端着匣子,看着他留下的字条,嘴角挂起淫荡的笑。

    “贱奴倾城,你还真是有福,爷出征打仗,体谅你这妓子空虚难耐,特赐爷亲手雕的帝根一枚。”

    阿墨抱着匣子来到我身边,一只手滑进倾城的襦裙,两根手指插到她密蕊。

    “嗯~”下体突遭异物侵袭,倾城不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她看着阿墨沉下的脸色,连忙止住摇晃,跪直了身子。

    “贱婢,都被爷的帝根插了多少次了,还他妈敏感。”

    阿墨放下手中的匣子,转身来到她面前,插了蜜穴的手指沾满粘液,她全都抹到倾城脸颊,“贱婢,看见爷的帝根,下面就骚的流水了?”

    她也不想下面流水让阿墨羞辱啊,这种事,实在是被他训练的条件反射,怎是她能控制的住的。

    倾城羞红了脸,阿墨说的话,算是满夕苑嫖客最为平常的言语,她来了这里半个月仍是不能适应。

    终究不是个合格的妓。

    “贱婢,把下面的水擦干净!”阿墨递给她一方白色的绸帕,“爷说了,要下面干干净净的再含这宝贝。”

    他……

    倾城面色惨白,濡湿的花蕊不由一紧。

    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饶了她。

    果然!

    ——

    纯白的丝帕拧成条绳状,伸进狭长的甬道和嫩肉磨擦。一遍又一遍,丝帕绞在嫩肉中吸干了水,擦的下面传来痛感。

    阿墨第五次捅了那甬道,干涩的花肉强烈的排斥着她的手指。

    阿墨插亦艰难,抽亦困难。

    看她深处的缝隙褶皱也干涩了,才算合格。

    倾城全然瘫坐在地上,水烟般的纱裙肆意铺落,宛如冲破淤泥的白荷。

    “贱婢,趴好!”阿墨拿出匣子下格的木制阳具,看倾城如一摊烂泥跪无跪像,硬帮的绣鞋毫无怜惜,踢在她腰际。

    倾城忍着腰间传来的痛,她大臂用力,一点一点挪动身体。她上身伏低,膝盖着地,臀部高高撅起。

    “恩~”蜜道干涩,棍子未经打磨的粗厉表面如锉刀般,粗鲁的顶开花蕊。

    “啊!”倾城吃痛喊出声,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

    阿墨脱了手,那根木头只有前端的伞头插在穴道,其余的部分露在空气中,晃晃悠悠。

    “怎幺,贱婢,爷的恩赐你也敢拒绝?”她不配合的举动激怒了阿墨,阿墨索性站起了身,低头俯看名义上的主子。

    她是卑微的丫鬟,而倾城确是威震一方的镇南王豢养在妓院的禁脔。

    “爷的宝贝你不要,想外面的野男人了?”阿墨曲腰,无端责难,抬手给她一巴掌。

    倾城半张脸火辣的烧起来,整个脑子都打蒙了,嘴边传来猩咸的味道,她用力的尽数吞下。

    看吧,卑微如倾城,就连一个使唤丫鬟都能轮着巴掌招呼她。

    倾城不敢任着自己的小性子,规规矩矩的像刚才那般支好身子。

    阿墨执起阳具的末端,继续往甬道里旋着。

    硕大的巨物没有爱液的润滑寸步难行。它越是紧逼,柔嫩的蚌肉越是强烈的排斥。

    “放松,爷的命令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就算把你折腾死也要执行,你这幺抵触只会让自己吃更多的罪。”阿墨出了满头的大汗,停了手歇息。

    时间过去大半,管家等烦了对她俩都没好处,她直起腰温言教训倾城。

    倾城再次伏身跪好,贼精的阿墨悄没声息的执起阳具,趁她不备下面松敞,一个用力插去。

    “啊——”倾城吃痛,下体如被巨锉破开,整个下身都要被那插入身子的巨物捅破炸开。

    “阿,阿墨!不要,不要住手。”倾城被捅的终是受不住,带着哭腔唤她收下留情。

    “你觉得可能吗?”饶是这般,粗长的棍子还留下三分之一。阿墨甩了甩额上汗珠,她也想赶快插进去,带着倾城去见管家复命。

    当然,没可能。

    阳具已埋进密道深处,再插下去,莫不是要抵在子宫口?

    他说过的话从来不会由一变二。即使远在南疆,他想要奸她,送来一根棒子,下面的人也会按着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把它送进自己的身体。

    所以,哪能轮到她说不要就不要。

    她真想控制着自己下面悄悄流点淫水,好接纳那折磨人的玩意儿。偏那阳具带给她的,除了疼便是更疼,她意淫不出任何情欲,下面的洞穴一如先前干涩。

    倾城垂了眼绝望的低头趴下,只求他行行好,折磨就够了,不要捣烂子宫。

    倏的,宫口连带着内里阴道又被巨轮木锉一寸寸碾过,倾城感到下面的缝儿褶皱全部撑开,撕裂般的疼痛袭来,阿墨趁她呼痛,手腕用力一发,木制的阳具连根没入。

    “啊——”倾城绝望的声嘶力竭,宛如濒死的鸟兽泣血啼鸣。

    她额头霎时沁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彻底的倒在地上,疼得只剩大口的喘气的份。

    他的巨大进入,曾让初经人事的她憋涨难耐。而仿照着样子加了尺码,又不准润滑的木阳具,更是让倾城现在的撑的坐卧不安。

    “爷给的恩惠就受着,哭丧个脸还让那群婆子以为爷苛怠你了。”倾城哆哆嗦嗦的穿了亵裤,强忍着下体的排斥感,脸上的神色自然不好看。

    倾城脸色白的恫人,阿墨浑不在意,反正片刻之后她只会脸色潮红。

    阿墨拿起上格的珍珠,嵌在一只银钗顶头的九龙托爪上。

    “爷对你这贱婢可真是大方,莫说府里的宠姬妾室,就算是王妃也没这福气吧。”阿墨一边干活一边自言自语道。

    她粗鲁的换下倾城原本的碧玉钗,换上了这只碧海银钗。

    “管家还在前厅等着姑娘,姑娘快些动身,莫耽搁了时辰。”阿墨嘴里恭敬的叫着姑娘,脸上却是坏笑。

    阿墨知道,王爷的惩罚还在后头。

    不让她湿着吃这木棒已够残酷。装着没事人,在众人面前行走站立,那根硕大的木棒在她体内来回牵动,比之前者小巫见大巫。

    ———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三观不正,调教重口,并不能满足某些读者身心干净,三观健康的要求。这个作者又是个死倔,不为挣钱不为迎合,请慎重选择。

    剧情方面,王爷至少得等木制阳具这章结束才能从南疆回来,熟肉进展比较慢。

    还是那句话,请读者选择性进入阅读,反正作者死倔,嘻嘻,遁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