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络 - 木制阳具5 禁脔(18禁限 简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


    木制阳具5

    有诗云“烟花三月下扬州”。

    阳春三月,最是人间盛景,大地回春,雨过扬州。

    平日夕苑里的一群懒婆娘们,都趁了这春日的时光,寻了园子里,坐井观天的赏春。

    作为富庶郡省的扬州,鱼米盈仓,政通野和,沃土千里达官富户多至千余。

    夕苑算是扬州最大的妓院,刮了富甲商贾的银膏,夕苑最不缺的就是钱。

    相传夕苑神秘的主人大笔一挥,财大气粗批了万两白银,拓了园子,连着花园建了一座可以泛舟嬉戏的池塘。擅长江南园林的工匠取渠引了临江的江水入池,偶尔几尾小鱼误入池塘,婆娘们新鲜的围着它调笑一番,倒也不觉这塘子死气沉沉。

    春日傍晚,江上没了寒气,一座座雕梁画舫挂着明媚的灯笼穿江而来。夜半时分,华灯初上,桨声灯影,连带着园子也如过年一般热闹非凡。

    晌午,喧闹嘈杂的夕苑难得清闲下来。

    夕苑的姑娘晚上营生着皮肉生意,夜里被男人们折腾的狠了,都是日过三竿才攒足了气力起身。

    草草吃了午饭,也不困,三三两两的结伴来到院子里闲话唠嗑,打发时间。

    倾城从不主动和夕苑的姑娘们搭讪,却是园子里的常客。只要那人不召唤她,她几乎整个下午都泡坐在院子里,听她们东家长李家短的闲话。

    不知那人下了什幺命令,青天白日的又让她插了那棒子。

    插了便插了,她就安安心心的待在承恩阁里,温吞的被它奸着不就好了。

    阿墨诡笑着,取来一件紫潞绸袄儿,直接为她穿上,又从木案暗格的匣子中取出昨日赏的珍珠银钗,别在她发间。

    “春日正好,姑娘怎能不去外面走走,闷在屋子里可是要发霉的。”忽而阿墨故作清明,装作恍然大悟一般,“姑娘是想揣着爷的宝贝在房里自慰?那可使不得,爷在边关受着相思之苦,而姑娘却要独享销魂蚀骨之乐,岂有如此道理。姑娘还是跟着奴婢到院子里晒晒太阳,打发打发相思之苦。”

    倾城望着窗外苦笑,就知道他话里有话,一套接着一套。他不就是又想让她被奸着受苦,又不想让她躲在屋子里销魂舒服嘛!

    总之,不能让她好过。

    这人——

    不知是不是军帐中的他偷懒,他雕的棒子也不花花工夫精雕细磨一番,粗粝的表面布满木刺,勾的她失控连连。

    倾城第二次受它,他没再让她干着吞进去,倾城下体分泌了充足的淫水,还是被它插的一阵一阵的情欲放荡。

    硬邦邦的木头没有一丝温度,阿墨推着末端一捅便缩进了道口,倾城敏感的下体还能感应出,他故意雕刻出的狰狞盘亘青筋和顶端的伞状的龟头。

    倾城忍了忍勾起的情欲,穿了亵裤缓缓起身。

    “挺胸抬头,腿并拢。别摆出一副张开腿求操的母狗样。”阿墨打开承恩阁的门,看她又失了规矩,扯了她耳朵严厉的吼她。

    倾城心内甚是凄苦,她本就是坠入贱籍的妓子,他作何还要让她装出矜持的模样。

    夹紧了双腿,下体的道口也跟着收紧,迈开腿走一步,那棒子就脱了闸的发威,狠厉的碾压木刺的钩拽,木阳具抽动间迅猛的威力,就连满阴道的淫液也控制不住,活脱脱一头凶猛的巨兽在她体内翻江倒海。

    许是昨日没有润滑疼痛撕扯的缺了知觉,还没体会到阳具暴起的青筋攻势。今日重整旗鼓再次纳入,菱角分明的青筋刮在娇嫩的内壁,有意无意的刺激她穴内的敏感点。倾城还没出来后院的小楼,便将身子倚在墙壁上娇喘连连。

    “贱婢,你是想故意拖延时间!”阿墨看她磨磨蹭蹭,再不像昨日那样给她放水,阿墨装作伸手扶她,实则指尖用力,朝着她的胳膊弯就是一掐。

    “疼,不要!疼!”阿墨指尖用了力,往右拧了一圈。倾城死死咬住嘴,将疼痛尽数吞下。

    看她唇角没了颜色,阿墨才松了指头。倾城赶忙放下袖口,盖住的雪白的臂弯下赫然一块渗血的黑青。

    “走啊!”阿墨等的不耐烦,仍是不敢声张的小声催促。

    倾城自知抗拒无用,继续前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