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络 - 修罗归来1(男主亮相) 禁脔(18禁限 简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


    修罗归来1(男主亮相)

    “倾城姑娘,时候不早了,请随奴婢回承恩阁。”院子外随侍的阿墨步履匆匆,直接插了嘴唤倾城回去。

    花园里乌烟瘴气,倾城待着难受,借着这般由头,缓缓扶着漆了红的柱子,下了台阶。

    “果然人家倾城看不起我们,瞧瞧说几句就不高兴了。婊子嘛,还给自己立什幺牌坊。”看她欲要走,牡丹架了秧子起哄。

    “怕是咱倾城姑娘着了急,早早的去门口巴望,寻那肥油满面的老爷操去了。”海棠不甘心的再补一刀。

    倾城气得直哆嗦,木制阳具捅的她一阵瑟缩,脚下不稳,她叉了双腿八字脚着地找平衡。

    阿墨看她那破落样,实在是恨铁不成钢,上前一步虚扶她,实则揽了倾城厚实的臀肉。

    “嘶——”内里的不适和阿墨加在她身上的疼痛叫嚣,倾城停住了步伐。

    “姑娘,走路便要有走路的样子。”阿墨冷了语气,她不知多少次提醒倾城注意规矩了。

    夹着棒子走了两步,倾城渐渐适应,才喘了口气抬起下巴,双腿加紧,迈着南朝女子婀娜的步伐,一步一步挪到承恩阁。

    阿墨为她开了门,一路操来的倾城早已香汗淋漓,她刚想瘫坐门口的太师椅上,忽瞥见紫檀木案前背立着一道颀长的黑影。

    就算只一个背影,那人她也再熟悉不过。倾城没有任何准备,满面的潮红顿时没了血色,吓得满头冷汗,她登时两脚一软,不由向前扑去。

    关门的阿墨再手疾眼快也捞不到她。这时那负手而立的身影一个箭步飞身上前,拎了倾城直接扔到木案前。

    木案上的香炉没了踪迹,案子两侧多了一把太师椅。那人一身黑衣劲装,径直坐了上去。

    下首的倾城,被他一扔,跪在地上。

    他,便是坐拥江南千里封地的镇南王叶凛之。

    于万千人眼中,他是权势滔天的万户侯,静时温文儒雅,动时威震四方。

    而在倾城看来,他却是地狱中的修罗。

    夺了她的身子,打入贱籍,送入青楼,调教成私奴禁脔。

    他就是要斩断她所有的依托,让她活着却生不如死。

    “怎幺,才过了半月,你就忘了规矩?”那人“嗒嗒”地敲着紫檀木案,听得倾城心内一阵瑟缩。

    “奴婢不敢。”倾城俯身磕头,南朝私奴和丫鬟一样,在主人面前自称奴婢。

    倾城当着他的面,先脱掉亵裤,再把身上的袄裙一件件脱下。

    最后,身上仅剩的遮羞鹅黄肚兜也没能幸免,被她反手摘了下去。

    倾城身旁袄裙叠的整整齐齐,她下体含着他赐予的木制阳具,一丝不挂跪在他面前。

    南疆平乱得胜,他脱了入京的军队,骑着赤焰良驹一路急行而来。

    叶凛之没来得及回府,依旧穿着来时的黑衣骑装,带来一身的风尘。

    他低头,半眯着眼看那奴隶乖顺的脱光了衣服,隐蔽的下体还插着他赐予的阳具,叶凛之心中甚是满意。甚至连日来急行无休的疲倦也一扫而空。

    “阿墨,吩咐准备浴汤。”叶凛之打发了阿墨,视线便又转到倾城身上。

    随着阿墨关门的声音响起,叶凛之站起了身,来到倾城身边。

    “被操的舒服吗?”看她面上还有未消的红霞,他俯身蹲下,粗粝的大手游移到她身下的股缝,陈年的厚茧在狭长的缝隙中来回摩挲,直到倾城起了感觉,伸直脊背,他食指才抵到花心中央,碰到木制阳具末端的木梢。

    “回爷的话,舒服!”倾城微微皱眉,口不对心的回答。

    趁他注意力集中在自己下体,她上半个身子略微向旁边倾斜,不动声色的和他拉开距离。

    她的细小动作没逃过叶凛之的鹰眼,这不听话的贱奴,他何曾教她拒绝?

    叶凛之神色微愠,修长的指节沿着微微突出的木梢,来回揉搓着花心周围。

    看她气息凌乱,上身绷得弓起来,他伸长了直接,在那木梢的末端轻轻一按。

    “啊!”木制阳具尖尖的龟头带了他赋予的猛劲,狠戳她子宫口。没有准备的倾城全身一痛,软了身子扑倒在地上。

    看那阳具连根末入她身体,叶凛之这才舒了心,他伏低身子,手指还抵在那处,恶魔般的嗓音传入倾城耳内:“连日行军甚是想念倾奴的身体,本王猜想倾奴亦是思念。”

    趴在地上的倾城无动于衷,他用了半毫的力气按在花心的褶皱上,发出低沉的一声:“嗯?”

    “王爷圣明!”倾城顶怕了,被迫只能顺着他回答。

    “三千铁骑行至南疆,本王偶然从坎樵的老叟那里得知,南疆松林产有一种酷似男人阳具的树,此木外表粗粝却无伤人木刺,被南疆奉为圣物。此木削成棍,插入女子穴道,木器原有的散发的松香混在女子的汁液中,是保持穴道紧致的圣品。”

    倾城苦笑,只要他少糟践她两回,比什幺都强。

    叶凛之说完,便转了头玩味的看向她下面那处。而倾城全部趴在地上,双腿微叉,私处暴露无遗。

    “真美!”叶凛之看着倾城含着棒子的穴口一收一缩,不由轻轻吐口赞叹。

    倾城惊得一身冷汗,倒不是没有来由。

    自他认为美的,绝对要摧残一番,过过那辣手摧花之瘾。

    “把屄张开!”叶凛之寒了语气,大掌使劲在她雪白的臀肉上一拍。

    雪白的肥臀,凄美的展现了叶凛之巴掌的痕迹。

    倾城暗自揪心,叶凛之是要亲自为她卸了木制阳具。她按着他教她的规矩跪好,双手抱头伏地,臀部向着房梁半撅起。

    叶凛之起身曲腰,一手托了她的大腿根部,一手伸进蜜洞,扯了阳具的末端。

    当然,他从不会叫她痛快。

    拿着末端的手一圈一圈抵在肉壁上往外旋,阳具表面的木颗粒如车辙,一圈一圈的辗轧,青筋暴起的突兀更是如刺刀般,划开甬道内偷懒缩起的缝。

    倾城哪能受的住这般刑罚,两只手扒在臀处想要缓气力,她身子失了控制探着往前倾。

    “贱婢,把手给我放下去!”看她又没了规矩,叶凛之狠厉的训她。

    叶凛之怎会让她好过,那只大手死死的揽住她大腿根部,固定着她不放。另一只手捏着抽出十分之一的阳具,使劲让埋在里面的龟头顶在她阴道内壁的敏感处。

    “啊~啊~爷,王爷……不要……爷,求你……”倾城话不成声,娇喘着求他手下留情。

    “真是青楼的婊子,别的没学会一身淫贱的功夫学得比谁都快。”叶凛之渐入佳境,嘴中不时冒出污言秽语糟践她。

    “爷,奴婢卑贱,求也给个痛快,王爷!”叶凛之找到了她壁上最敏感的那处,变着法儿,轻一下重一下捣。

    “那就叫啊,使劲的叫,叫的爷心里舒服了,爷就把它拔下来。”

    屈辱袭来,倾城在前面攥紧了手,长长的指甲划破了掌心的嫩肉。

    “啊,爷!啊~~~啊~~~~爷!”他下的命令,她只能扯开了嗓子取悦他。

    叶凛之被她浪叫的满面潮红,邪恶如他,他怎会因为她乖乖的听话淫叫就放了她,叶凛之暗暗笑她天真,使足了马力又是一阵倾轧抽插。

    这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的三分之一棒子,又被他插了回去。

    叶凛之丝毫不觉厌烦,继续打着旋的往外拔。

    倾城痛的泪如雨下,嘴里呜咽,挣扎间头上那枚珍珠银钗也滚到地上。

    叶凛之看她痛哭痴叫,心中更是兴奋难平,他不着急,反而带着那根没有温度的坚硬棒子左捅捅右戳戳。捅累了便歇歇,腾出大掌在她股上招呼,补上一掌。

    倾城满身欲火,抽抽打打,淫叫连连。柴房里的粗使婆子浴汤都烧好了,叶凛之的木棒还没完全卸下。

    ……

    (??ω?)?嘿

    作者有话:啪啪后面上,预告下一章,王爷沐浴思密达,女配上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