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络 - 紫禁风雪夜(线索无肉) 禁脔(18禁限 简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


    紫禁风雪夜(线索无肉)

    朔风飞雪,拍窗有声。

    扬州的三月暖意融融已是万物复苏,而帝都的三月枝桠还光秃秃掉皮。甚至,在新帝登基的头年,反常的下了一场春雪。玉沙夹杂着扑面袭来的西北风,刺骨如刀。

    赶了十日,累脱了十匹神驹,叶凛之终于站到象征巍峨皇权的禁庭门前。

    是夜,叶凛之一身避人耳目的黑衣,独自一人在飞雪之中穿过紫禁的狭小后门,向着御书房的方向疾驰而去。

    北地三月,寒风夜半骤停,大雪稀声,白茫茫一片的平和寂静。

    值夜的小黄门抱着庭外的螭纹铜炉,闭眼偷懒打盹。叶凛之如入无人之境,脚步轻盈,反手翻过琉璃瓦,双手助力跳进青砖铺路的甬道上。他侧了身子,灵巧的滑入御书房微敞着的门缝内。

    “这一年,别来无恙啊。”屏风尽头,穿着玄色紧身御衣的男子负手而立,看着风雪中的夜客。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叶凛之同样凝视着面前明黄的身影,看着桌子上温着的青瓷酒瓶,数日赶路的疲惫瞬间消弥于散落的酒香之中。

    叶凛之面前的人,正是改朝换代的少年天子——冷冽。

    “请!”冷冽双臂一伸,两人同时走向檀木桌。

    没有虚伪的三跪九拜,没有谄媚的奉承恭维。两个偏偏少年一黑一黄,执杯推盏,一切无需多言,一步步行来的艰难不易,皆化作灼热的琼酿灌入肚肠,熟稔的仿佛彼此便是经年旧友。

    三五盏北地的烈酒下肚,叶凛之感到体内的寒意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烈酒的醇、憨、干、辣。

    “镇南王喝惯了江南的清浅果酿,这烧腹的北地烈酒适应吗?”

    “这酒儿从七岁便沾染了,不喝上三大壶怎能醉了去!”叶凛之拿起金樽,脖子一扬,满满的浓酒尽数收下,举手投足间还是那般的豪气。

    “南疆之行可有收获?”深夜会见,冷冽说的收获自然不是整个南朝人尽皆知的胜利。

    “如你所料,正是奸人买通了南疆各部族,趁着南朝动荡朝局不稳,欲引巫蛊而肆乱出。”

    “打得一手好算盘,竟想玩一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花了眼的老叟渔翁看不清,他眼中的呆笨鹬鸟其实是一只会吃人的鹰……可查出那人是谁?”

    叶凛之沾了樽中酒,在桌上一笔一划写了出来。

    冷冽的神情如千年寒冰上腾起的烈火,眸子盯着桌上的酒字,似要将檀木的桌子灼烧出洞。

    人心不足蛇吞象,助他上位却要勾结巫师引出巫蛊祸患。

    巫蛊之仇嫉恶如仇的年轻帝王记下,只待日后悉数讨回。

    桌上酒痕清浅,携了甘美的酒气散作飞烟,哪还有半分让人寻找的痕迹。

    “扬州可还满意?”新帝冷冽人如其名,满朝文武只闻其名,就叫人心惊胆寒脊背生凉。

    “托你的福,扬州富庶鱼米满仓,倒是一处醉生梦死的好地方。”叶凛之端了金樽,坐到金丝楠木九龙蛟椅之上,丝毫不理会九五之尊的那人会不会恼厌。

    “坊间传闻,扬州镇南王府院姬妾三百余,风流快活赛皇帝。”

    “你信?”

    “为何不信。”

    叶凛之轻轻哂笑,他这土皇帝可没这真皇帝辛劳。幸御三千佳丽,个个千哄万宠不能冷落了去。

    姬妾?外人叫的好听,都是他腿间泄欲的工具罢了。

    酒樽见底,他又从炉上起壶,为二人添了温酒,“你也不差,短短半年便把三千后宫塞了个满满当当。那尉迟老狐狸更是陪了十里红妆,既得了娇妻又换来珍宝无数,天下再没这便宜的好事了。”

    “好是好,只不过三千佳丽终有一缺。”少年冷冽眉间罕见的露出一丝狡黠,看着挚友变了脸面。

    叶凛之神色骤紧,微醺的眸子染了厉色。他知道冷冽打趣的正是被他抢了去的倾城。

    若不是他横插一道,如今匍匐在他身下承欢的贱奴倾城,恐怕就是这九重宫阙的女主人,他冷冽的新娘。

    本是凰女的命格,硬生生的被他踩成草芥蝼蚁。

    一个身穿五彩华服坐立帝首享荣华富贵,一个身戴枷锁跪在暗日囚牢受千插万凿之刑。

    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说吧,你要什幺?”叶凛之闷下满满一樽,灼酒的辛辣从喉咙一直烧到他内里的胃脏。

    当初他夺了她,欠下冷冽天大的人情,如今算算,他也该还了。

    “一个女人。”冷冽口中的话没有一丝温度,令人听不出喜怒。

    “女人?”

    冷冽递给他一幅画轴,画上的人儿如同天仙一般云鬓微绾,淡扫蛾眉粉面樱唇,一双眼睛好似破冰而开的溪涧,闪着盈盈春日绽出的娇媚羞光,教人移不开目光。

    “前朝帝姬沈云寒。”叶凛之看着画中之人,低声呢喃,眉间微皱,“怎幺,依着你的性子,这本该赶尽杀绝的前朝的余孽居然还有漏网的?”

    冷冽亦看着画中人,嘴上沉默,心头却涌起风卷残云的飞沙。

    本应囚于地牢受千刀万剐的前朝重犯沈云寒,却意外的被蒙了猪油的牢头卖给不知名的妓鸨。

    沈云寒失踪的那一日,他如失控的猛兽,一把屠刀杀得卷了毛边,地下死牢淹在腥臊的血泊之中,连接着大地的天都染了鲜红的血光,伴着滔天的火光,数百条人命一同为她陪葬……

    她于他更是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孽缘。

    想到这儿,冷冽伶俐的眉骨陡然一皱,骇得北地的群山峻岭都浸染了飞雪寒霜。

    叶凛之无视他的怒寒,藏下心中疑窦,卷起画轴藏入袖中。

    君与臣,朋与友,有些事不必多问,有些话不必多言。

    “北地大大小小的客栈妓寮全都搜了遍,她有极大的可能在南地。”

    “你确定她人在烟花之地?”

    “敢从帝都死牢里买奴隶的只能是胆子大的妓肆。”

    南朝极刑,为男者斩首示众,女者坠入贱籍充妓为奴。一般的府院人家只会买身家清白的女童入院做活,而死牢之中的女囚多是罪孽深重之人,怨气极重,一般人家嫌她们晦气,生怕她们从死牢带入不干净的东西。因此打入贱籍的女囚价值再低贱,也只会让妓楼买了去。

    冷冽怀疑沈云寒辗转到南地,还有一层原因:南地富庶,寻常人家的孩子很少会卖到妓院操皮肉生意。较之妓肆院寮众多而青楼在册之女渐少,妓鸨们为了营生便不远万里从北地贩买入罪的奴隶,一则自家奴隶就算嫖客玩死了官府也不会管闲事,另一则她们无亲无故人生地不熟的也绝了逃跑的念想。

    “好,我即刻派人暗中搜寻。”炉上的烧壶倒尽最后一滴酒液,落雪映的天光通红,恐怕明日也不能停歇。

    明晨,叶凛之会同征讨南疆的大将入殿听封,再不能这般无上无下的喝酒叙旧。两件秘事交代妥当,他起身告辞。

    “对了,明日朝堂,我会请旨求册封南疆部族之女为侧妃。”

    “侧妃?镇南王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就连那蛮族的女人都拜倒在你胯下。”冷冽悄然一笑,那笑化在脸庞立刻消失不见,仿佛它不曾出现。

    叶凛之纳了蛮族的部落姬女做侧妃,不过是为了得到密不外传的驭女秘术,狠狠地罚夕苑那贱奴。

    南疆和亲为求部族世代绵延,他答应和亲只为顺走秘术。公平交易,最是牢不可破的契讫。

    临行之前,一整箱的术儿器物都交给了凤月。被南疆的邪物调教,不死也会要去半条命,正所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生不如死。

    接下来的调教日子,将是阿鼻地再世,地狱人间。

    “我只是提前通知你一声而已。”叶凛之回神,收紧了裹着画卷的黑色袖口,没再和他废话,提步一个侧身闪出微敞的门缝,漆黑的矫健身形顿入宁静的雪夜,愈走愈远,变成一粒黑色的豆苗,消失在巍峨耸立的错落宫墙缝隙中……

    雪的灵感来源:北方突如其来的降雪(??ω?)?嘿。

    话说今年冬天都没下这幺大的雪呢!

    再啰嗦一句喽,冷冽和沈云寒的故事本渣渣已经写了十万字了,可惜不是泥们爱看的小黄文耶,等这个故事完结了,渣渣一次性把它放出来,反正不是小黄文,爱看不看喽。

    飘~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