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 阵法 饮雪歌(仙侠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一道耀眼的红光冲天而起,直指云霄,随着一声轰隆之声,红光彻底消散开来。

    明红的光罩彻底打破,结界被打开了来,沉寂已久的逍遥谷终于重现于世人眼前。

    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正中一条蜿蜒曲折的青石板路一尘不染,就仿佛千年的时光从未给这座城池留下半点痕迹。

    四周寂静无声,他们一行数十人缓缓前行,戒备地打量着周围。

    一共分成了四队人手,一队前行,两队分别在左右两队的屋中仔细探寻,另一队则负责殿后。

    怀安自左边的队伍中转了出来,面色幽沉,向着最前一队领头的归思晚走去。

    他眉头紧锁,“这里的人似是凭空消失了般……”

    确实,两边的屋宇里处处还保持着平时生活的模样,没有半丝仓促的痕迹,只不过不见一人。

    逍遥谷果然如传说般,在一夜之间发生了突变,无声无息地就此湮灭于世间。

    归思晚面色微沉,疑虑重重,“所以,这并不是外敌侵入……”

    忽然,容渊回过身去,他见到钟沁儿和含光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两人正低首交谈着,并不关心身边的变化,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他放慢了脚步,双眼微微眯起,目光落在她身边高大英挺的男人身上。

    这个她所谓的师兄莫寒,有着令人说不出的诡秘,透着一股遥远亘古的气息。

    归思晚慢慢走了过来,轻声问道:“不知蓬莱岛和钟离门是否也进来了?”

    容渊的目光回转,淡淡地说道:“结界是一体的,既然已被我们解除,应该也能进来了,除非他们还未到达逍遥谷的侧门。”

    归思晚点点头,“我看逍遥谷的地图,地宫的位置正好是在他们的大殿下方。”

    众人沿着青石道行了约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逍遥谷的中心大殿。

    这座青墨色的大殿依山而垒,高耸巍峨,向北而立。

    此刻的阳光正被山谷隔绝,只打了一缕在一处飞起的黑色檐角之上,格外幽暗森严。

    大殿之中和此前城中情形十分相似,没有任何缭乱的迹象,一切都显得平和宁静,悄然无声。

    无夷宫这一众人显然是最先到达的,归思晚便留了两人在大殿外守候,等待着钟离门与蓬莱岛的人。

    此次大会本就属于寻宝大会,大多数门派也都是冲着地宫而来。

    入了大殿之后,众人本来在路上累积的肃穆心情都被冲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新奇期待,跃跃欲试。

    根据地图的指示,一行人等顺着大殿东侧一间石室的阶梯,小心地行了下去。

    四周阴暗,众人纷纷以咒术燃起光焰,照了个通透。逍遥谷的地底,别有洞天,高深宽广。

    此刻,那座庞大的地宫便现于了眼前,在地底深处有着两扇高高的黑色大门,散发着阴森诡秘的气息,与他们之间还隔着很远的距离。

    忽然,归思云在人前发出一声惊呼,向后跃回了一步,似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

    地宫黑色大门之前的地面,显出了一点幽幽的银光,银光闪烁了一下,忽然变成一条明亮的线,光芒耀目,并不停地向周边延伸开来。

    不一会,在他们面前的地上,竟然显出一片银光闪闪的光带,中间点点寒芒或散开,或聚拢,连在一片,又宛如一条宽广的河流一般。

    归思晚面露惊讶,双唇微启,“这是……银河吗?”

    星辰密布,星云浩渺,仿佛天上的银河被刻在了,此刻幽暗的逍遥谷大殿的地底,隔绝着他们与地宫的大门。

    容渊沿着这条闪亮的光带走了片刻,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以星空为阵,破了此阵,我们才能到达地宫的大门之前。”

    逍遥谷本就擅长奇门遁甲,在地宫之前设阵,以对外人,显然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归思晚见这些银点星罗棋布,毫无规律可言,不由蹙眉道:“这是个什么阵法?”

    容渊回身,目光流转在最末的两人身上,眸色渐渐幽沉起来,“关于这个星空阵,我想请教一下青云门的莫兄。”

    后面的两人相谈甚欢,并没有听到容渊的话,只是突然感觉到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并且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才是顿悟过来。

    含光轻咳了一声,走了几步,长袖一挥,修长的手指点向前方,“北斗高悬柄指东,斗口两星指北极。”

    归思云不知何时踱步到他身侧,温声说道:“所以,这是春日星图。”

    含光不着痕迹地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说道:“这里至少有上千颗星,如此复杂的阵法,以我们目前的人手,恐怕一时也难以找到破阵之路。”

    怀安站在一边,默默地掐指算着,“若是以人力来行,恐怕人手再多,短时之内也不可能破阵而出。”

    容渊笑了笑,缓缓前行了几步,走到一人面前,他便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纤柔的身形。

    他的声音极其轻柔,问道:“慕姑娘,你怎么看?”

    他的身前,站着的那个人,正是钟沁儿,此刻她的身份是青云门弟子慕烟。

    这个一直默默无语的少女,忽然被他搬到众人面前,无数道目光都汇聚到她的身上。

    尤其是归思晚的,更是饱含着无比复杂的情绪。

    难道这个慕烟,就是当年容渊藏在魔域的心上人吗?只可惜,当年她也不过窥见了一个背影,完全不知她的真容,是以一直都不知她到底是谁。

    钟沁儿轻蹙眉心,清冽如雪的黑眸,冷冷地扫了容渊一眼,后者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挑了挑长眉。

    她低了低首,垂眸望地,瞳孔之中映入了漫天的星光,灿若星辰。

    她淡淡地说道:“这星空阵不是用脚走的,而是以人的神识越过去的。”

    星空浩瀚无垠,变幻无穷,唯有修真者强大的神识才能迅速地穿越过去,找到破阵之路。

    “原来如此,谢慕姑娘为我解惑了。”容渊勾了勾唇,笑得格外的意味深长。

    怀安静静地看了看含光和钟沁儿,感觉到周围人看他们的眼神渐渐变得不一样起来,不由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想到几日之前,这个青云门还被四大仙门挑剩了下来,但此役过后也能博出点名声了。

    “子期哥哥,那么我们都要动用神识吗?”归思晚走过来,眼角余光还在默默地打量着钟沁儿。

    容渊摇了摇首,他绕着星空阵默默走了一圈,用剑柄点了点地,划了四个小小的圆。

    “我看这四个入口极有可能通过,只需四人冥想,散发自己的神识过去即可。”

    “好。”归思晚点点头,“你,我,怀安……”

    她的目光在归思云的身上转了转,刚要开口,容渊却突然出声打断了她,“莫兄,可否一试?”

    含光和钟沁儿皆是心头一震,抬眸正对上容渊似笑非笑的眼神,钟沁儿眸光忽闪,正要替含光拒绝。

    含光却是抬手按住了她的肩头,朝着她微微摇了摇首。

    然后,他向着容渊,扬声笑道:“好。”

    容渊故作深沉地颔首,“那么我们打坐的时候,需要有一人护体……”

    归思云莲步款款,走到了含光身侧,满是期待地说道:“莫师兄,我来帮你护体吧。”

    含光先是一愣,目光在钟沁儿和容渊的身上转了转,见两人正相互对视着,眼里根本容不下旁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

    本来还想叫这个师妹为他护体的,看来不成了。

    他在心里幽幽叹息了一声,只得向归思云温声说道:“那就有劳归姑娘了。”

    归思云的眸光一下被点亮了,如火如荼地望向了他,却令他不自在起来,转头避开了她热切的目光。

    此时,钟沁儿仍站在容渊的身前,如墨般的双眸紧紧地盯住他,满是嗔怪的神色。

    “那就有请慕姑娘为我护体了。”

    容渊眉眼含笑,眸色轻柔,如月光般倾泻在她的身上。

    一边的归思晚见此情形,面色大变,一颗心倏地沉了下去,果然是她。

    因为只有她,才会得到容渊如此温柔的眼神。

    钟沁儿眉心紧蹙,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把我推出来做什么?”

    容渊深深地望入她的眼中,柔声说道:“不然,我怎么有机会离你近一点。”

    钟沁儿闻言微怔,偏过头去,轻哼了一声,玉白的耳廓却慢慢地红了一片,透亮起来。

    过了片刻,她呼吸微微平息,再度把脸转了过来。

    沉静的声音里却多了一丝的质问,“那么,你把他叫出来又是何意?”

    这个他,当然是指含光,他此刻的身份是她的师兄,青云门的莫寒。

    “你不是不肯告诉我,他是谁吗?”

    容渊淡淡地说道:“那么,我只好就此来探探他的底细。”

    “你……”钟沁儿咬住下唇,看着他的目光带了一丝的恼怒。

    容渊轻笑了声,他回眸看了一眼含光,意有所指地问她。

    “你说我和他的神识,谁更强一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