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 破阵 饮雪歌(仙侠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逍遥谷的地底,常年不见日光,寒气逼人。

    不比此前秘血伽罗树林中的清冷幽凉,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你说我和他的神识,谁更强一些?”

    钟沁儿闻言微怔,偏头过去看他,清亮的眼眸剔透如冰,倒映着容渊似笑非笑的面孔。

    她蹙了蹙眉尖,淡然而道:“当然是,比过以后才知道了。”

    容渊扬唇浅笑,将自己的龙吟剑递给她,“帮我拿一下。”

    她神色微动,刚要推掌过去拒绝,他的一手已牢牢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剑塞入了她的手中。

    宽大的虎口传来阵阵热意,她的手臂被热得震了一下。

    他的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腕间肌肤,轻轻慢慢地滑动着,带出一股勾人的痒。

    “师兄怎么这么多,一个接一个的?”他勾起唇角,目光中带了一丝的揶揄。

    钟沁儿明白了过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不言语。

    只是,微挑的眼尾透着一抹慵懒的神色,似是在说着,你管不着。

    容渊双目一凛,修长的手指紧紧一拢,向她手腕的经脉传过来一丝的热力。

    她柳眉轻扬,讶异地睁亮了双眸,“这是……”

    “这里太冷了,怕你受不了。”

    他的声音无比清澈,如晨光中潺潺掠过的山涧,滴落在她的心尖之上。

    银色的面具在光焰里闪闪发亮,唯有一双澄澈的星眸正静静地凝视着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她突然好想摘下他的面具,就像昨夜他们缠绵的时候,彼此以真容相对。

    她想看一看那张清隽俊朗的面孔,现在是怎样的一副神色。

    那把龙吟剑的剑柄落在她的掌心,她不由握紧了,肌肤紧贴着剑柄的龙纹雕饰,感觉到一阵沁人的幽冷。

    长剑发出一声清亮的啸声,热切欢快,可听出是极其愉悦的声音。

    钟沁儿微怔了一下,它竟然一点也不排斥陌生的她吗?

    容渊意味深长地凝睇着她,“你看,它也喜欢你。”

    也?

    钟沁儿的心跳漏了一拍,不动声色地迎上他明亮的眼瞳,双唇微启,却终究只是说了一句。

    “等会小心一些。”

    那边的叁人也已准备就绪,归思晚还不时地侧首,向他们这边频频打量着,见二人之间暗流涌动,一颗心早就坠落到了谷底。

    容渊撩起长袍,从容地盘膝坐下,双手握住了膝头,静静地阖上了双目。

    星空浩瀚如海,唯有强大稳定的神识才可越过重重障碍,打开一道破阵之路。

    四人的头顶飘起一缕白丝,飘渺如雾,正是他们的神识。

    此刻,这些神识都已破体而出,缓缓地顺着四个不同的入口,进入到了星空阵法之中。

    行了一柱香的时间,里面神识明显略弱一些的怀安,已是满头大汗,如雨般滚落在面孔之上。

    他身边护体的那位无夷宫弟子忧心忡忡,忍不住向归思云问道:“大小姐,怀安这样没事吧?”

    归思云正站在含光身侧,闻言不耐地扫过去一眼,“是他自己技不如人。”

    钟沁儿淡淡地望了一眼,踌躇了一会,终是有些不忍地开口。

    “他这条路恐怕是不通,若是神识够稳定,还可折转自前面岔口,另寻一道路线。”

    这个星空阵法就如幽深的迷宫,神识从每个入口进去,都会遇到不同的岔口。

    这时,就需要有极其敏锐的判断力和记忆力。

    若是前方受阻,并不是不可行,可以依赖自身强大的神识来冲破阵眼,打开一条破阵之路。

    若是实在冲破不了,还可迅速转回岔口找到另一条道路来试。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怀安忽然浑身一震,自口中喷涌出一股鲜血,落在地上。

    他慢慢地睁开双目,面色苍白地看着无夷宫众人,摇了摇首。

    钟沁儿默默地收回了目光,他应该是神识冲破不了前方路障,也支持不了他回到岔口,另寻别的路。

    这时,归思晚那边也传来一阵悸动,她身子不住地颤动,面色通红,眉心紧拧,唇边一缕血丝缓缓落下。

    无夷宫众人见状,都是围了过去,神色慌张,就连怀安也被搀扶着走了过去,只有归思云在一边冷眼旁观。

    过了片刻,她果然也败下阵来,被其他弟子扶了起来,她缓缓起身,目光投向了这边的容渊。

    只见钟沁儿正站在他的身侧,身姿翩然,背脊挺直,一把鸦黑青丝柔亮滑润,全部拢在腰后,如一泓山泉流泻而下。

    她怀里抱着那把龙吟剑,长剑光芒冷冽,明亮照人,如叁尺秋水,纤尘不染。

    此刻,点点寒芒映着钟沁儿的双眸,更是透出一股清冷出尘的气韵。

    归思晚的目光落在剑上,心中顿时如被尖锐的针狠扎了一下。

    龙吟剑,出自西北昆仑山剑冢,剑冢之剑从不轻易认主。

    容渊为了这把剑在昆仑山整整呆上了一年,神剑才肯跟随他下山。

    后面,他又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才是真正驯服了这把神剑。

    他心志坚韧,所以龙吟剑才愿与他的心骨合一,可谓人在剑在,人亡剑亡。

    他平时将剑藏于心骨之中,从不轻易展示人前。

    如今,却让另一人手持着这把神剑,证明此人对他意义非凡,且他的心意也得到了神剑的认可。

    钟沁儿的目光停留在了含光的身上,她倒也不用替他担心太多,含光实体虽然不稳,法力也不出众。

    但论起神识,这里又有谁能比得过,存在于世间有上千年的剑灵呢?

    看来这条破阵之路,怕是得由他来开了。

    她眸光轻盈地流转,又落在了容渊的身上。

    她知道他既然能当上天山派掌门,自是不弱。此前在浮光塔中,她就探到了他的北脉玄门心法已修到了第六重。

    若不是红莲业火,他估计已和此前的她一样到了第八重,甚至可能超过她,突破至第九重。

    只不过他的神识能否顺利地突破桎梏,在这广阔的星空阵法之中,寻到一条破阵之路。

    她,实在是不知。

    忽然,她微扬了扬眉,因为她看见他紧阖的长睫,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只是极其轻微的一下,但她感觉到他的周身泛起不一般的气息,她不禁转头看向前方的星空阵。

    她的举动引来归思晚的注意,她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容渊,并不见异常,但钟沁儿的反应实在是令她心惊。

    “慕姑娘?”归思晚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钟沁儿没有回眸,只是轻轻地嘘了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星空阵法之中,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但是钟沁儿看出来了,因为她在此前他们入阵之时,就已经将整片星空记在了脑海之中。

    这其中如今发生的每一点变化,她能够察觉出来。

    果然,自容渊的入口向上,她找到那一点的凝滞之处。

    如果她没有猜错,容渊此刻正在突破阵眼,而且遇到了麻烦。

    他不比怀安和归思晚,功力越是深厚之人,阵眼的阻碍就越大,且可能遭到的反噬也会越强。

    就在这时,含光的那处入口,忽然有一条明亮的蓝光一扬而起,如天降焰火般,自他们前方,向着逍遥谷地宫的两扇大门延伸过去。

    归思云面露喜色,不由惊呼起来,“破阵了,莫师兄破阵了。”

    钟沁儿心下一宽,果然是含光先破阵,打通了这一条道路。

    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纷纷朝着含光的身边围拢,兴奋地望着那一条闪着明媚蓝光的道路。

    钟沁儿回首,见到容渊的眉头已是深锁起来。她心头一跳,一手拂在他的左手,如火般热,再一触他的右手,却是如冰般寒。

    不好,法力反噬来得太凶猛。

    她自怀中掏出一粒丹药,这颗当初从浮光塔中拿的天山派敬元丹,应该可以帮他一把。

    但,她想要放入他的口中,他却是双唇紧闭,怎么也放不进去。

    她的目光轻飘飘掠过雀跃的众人,见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含光那一边,人群环绕,并没有人看着他们。

    她慢慢低下头去,将那枚丹药含在唇间,长发如瀑,自她颊边垂落而下。

    身后众人欢动如潮,而他们二人这边,却静谧得宛如另一个时空,连彼此的呼吸之声都清晰可闻。

    幽暗之中,她静看着面前的他,一个侧首,轻轻含住了他的双唇,舌尖再用力一顶,将丹药送入了他的喉间。

    她缓缓地起身,微阖的长睫之中,明媚的眸光如波光潋滟,正在他的脸庞不停地来回流连。

    他们的身后,归思晚拔开人群走了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愣在了原地。

    “她只是忘记了从前的事,等她想起来,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她已经不要我了。”

    “事实就是如此。”

    归思晚看着钟沁儿柔情似水的眼神,一颗心忽然如镜般明亮起来。

    或许她不用想起从前的事,她也会在你的身边。

    因为,就算是忘记了从前,她的心里也一样有你。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不要你?

    她的眼里,明明就只有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