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 别走 饮雪歌(仙侠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漫天星河,光芒万丈。

    一吻方休,容渊倚在钟沁儿的耳边,听着她轻轻的喘息声。

    两人方才吻得太热烈,她觉得鬓边都渗了细细的汗,呼吸紊乱。

    她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却被他搂得紧紧的,不得动弹,便作罢了。

    他轻轻叹息了一声,“你这么冒险地进来……”

    “我就来看一眼……”

    她的双目仍静静地阖着,闻着他衣间淡淡的梅香。

    他抚了一下她的面孔,唇角上扬,“嗯,我知道了。”

    身边点点的星光,若冰蓝色的琉璃,衬在他们的身后,映着她白净如瓷的面孔。

    墨色长睫轻轻扬起,晶莹的眼瞳流转着无限光华,似银河倒悬,入了她的眼底。

    但,星辰万千又怎及她的一点眸光。

    当他浮沉在阵眼之中,听见她的呼唤,睁开双眼的时候,她穿过灿烂若霞的星云,坚定地向着他伸出手来,安静地看向他。

    从那一刻起,这一百年来马不停蹄的思念,披星戴月的孤寂,都仿佛得到了最温柔的安慰。

    只因,来自于她。

    容渊默默地抬起她的手腕,见上面那缕艳色红痕,不由低头轻吻上去,引来她娇躯的一阵颤栗。

    “外面怎么样了?”他柔声问道。

    “外面……已经有了一道破阵之路了。”她小心地说着,抬首仔细看了他一眼。

    “看来是我输了。”

    他不甚在意地说了一声,“一定是你的那个好师兄破阵的吧。”

    钟沁儿带着丝疑惑地看了看他,“不会不开心?”

    “我像是心胸这么狭窄的人?”他勾唇笑着反问她。

    若说起争强好胜,大概也只有一个人能真正激起他的胜负欲。

    且,完全是为了她。

    “不过……”

    容渊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他这次通阵,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定是没有直接突破阵眼,而是以折转变道的方式。”

    毕竟突破阵眼,更加耗时耗力,且凶险异常。

    钟沁儿心下一惊,容渊果然猜得不错,毕竟含光法力有限,不能正面突破阵眼。

    只能如走迷宫般,不停地变道,找到一条完全无任何阻碍的路。

    容渊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起来,“他数次变道,但还能如此的神速,只说明了一个问题。”

    钟沁儿长睫一扬,正对上他幽深如潭的目光。

    “他的前身不是个凡人。”他的神色淡淡,话语却意味深长。

    钟沁儿心头一跳,“这是何意?”

    “你明明就很清楚。”他一针见血地指出。

    钟沁儿看着他,咬住下唇,不再言语。

    容渊神色温和了些,没有再为难她,而是一只手环过了她的腰,手臂紧紧贴着她的背。

    “师姐,以前在天山,我们每次双修的时候,可知我会封掉我们周身的灵域?”

    钟沁儿闻言,呼吸一滞,他果然感觉到了异常。

    她一个抬眸见他正紧紧盯住她的眼,仔细辨认她面上神色,长睫颤抖了两下。

    容渊长眉微挑,“看来,师姐一直都知道。”

    她被他看得不自在,不由别过脸去,移开与他对视的眼神,惹来他的一声轻笑。

    “因为,我感觉到了师姐的身边有特别的气息。”

    她眉尖轻蹙,“什么气息?”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方才我让师姐替我持剑,你也没有拒绝。”

    他顿了顿,眼底多了一丝的了然。

    “是不是因为……师姐的那柄含光此刻不在手里……”

    钟沁儿心下一惊,眸中神色变了又变,“你……”

    他笑了笑,“让我知道没什么不好,你相信我好不好?”

    忽然,他的面孔缓缓靠近,“至少这样,我就不用再吃醋了。”

    眉眼深邃,如诗如画,他的声音也渐渐沉了下来,带着一种撩人心弦的节奏,让她的心也不由颤了颤。

    他侧了侧首,下颌微扬,轻轻的一吻,落在了她的眉心。

    “到时,跟我一起回天山好不好?”

    她怔住了,感受着他温热的唇舌抚在额间,轻柔得仿佛翩跹的蝶翼。

    这一句里饱含的意义太深远,她仍然有些摸不透他真正的意思,心里举棋难定。

    过了许久,她才是轻声回了一句,“我需要些时间。”

    确实,她如今法力全无,她仍需要些时日找到苏穆,取回洗烷丹。

    容渊低低叹息了一声,许是认为她还需要时间来想一想这个答案,便也不再说话。

    两人的目光又落在这个星空阵法之上,他放开她来,飞身向前跃了一步,细细打量着。

    前方星辰密布,缠绕盘桓,千结百扣,如蜿蜒曲折的迷宫。

    他的目光仍落在璀璨的星辰之上,自信而坚定。

    “虽然我没有你师兄快,但若我能完全打开前方的阵眼,这条路会比他的那条近。”

    钟沁儿低低应了一声,“我不能跟你走下去……我必须得回去……”

    不然,她会成为他的负累。终究,还是有那样的遗憾,不能与他并肩作战。

    自看见他与归思晚配合默契,打开逍遥谷的结界,这便成了她心底的一个结。

    他回身看她,并没有察觉她心中所思,但仍是依依不舍。

    他的目光之中,万千情绪交汇在一处,“其实,倒也不必走……”

    他可以再渡些法力给她,让她后面一直跟着他,毕竟他真的很想她陪着他。

    她却是低声打断了他,“刚才给你吃了颗敬元丹,此刻,应该也生效了……”

    容渊先是一怔,细想过后,长眉微微挑起,神色慵懒。

    “噢?师姐是如何给我吃的?”

    她被他问得一愣,想起刚才在众人的身后以口给他渡药的那一幕,心中羞赧,面色却不动。

    她眼梢扬起了一些,似笑非笑,“你说呢?”

    话音刚落,足尖却是微微一点,身子已快速地腾空而起,轻盈地一转,衣袂翩翩,向着来路飞驰而去。

    “师姐。”

    她侧首回眸,纤巧的身形仍在空中飞速向前,见他正站在漫天星光之中。

    微风从她的耳边轻轻吹拂而过,如情人温柔的碰触。

    那一刻,所有的星辰都黯淡了,只有他的眼神越过虚空,直直映进她的心扉。

    然后,一闪而过。

    那缕如烟如雾的神识,再度回到了钟沁儿的体内。

    她又慢慢地睁开了双目,她仍身在逍遥谷的地宫之前,跃入眼帘的是含光关切的面容。

    “师妹,你没事吧?”他低低地问了一句。

    她摇了摇首,刚要起身,却有些晕头转向,被含光一把扶住。

    她道了声谢,感受着体内那些粘连的经脉,此刻又受到了一些的冲击,隐隐作痛。

    果然,如今的身体情形还是不容乐观。

    “子期哥哥他没事吧?”

    归思晚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心底有点沉,闭了闭目,敷衍地摇了摇首。

    归思晚与当年的她仍是相去甚远,但若如今的她能有归思晚那样的法力,刚才也不致从阵法之中离开。

    至少,也能跟在容渊左右,倚仗着他,一起将那条破阵之路走完。

    只可惜,现在她连跟着他走下去都不能够。

    她在心里长叹一声,手中握紧那把龙吟剑,默默地走到了容渊的身侧。

    归思晚见状,也慢慢地跟了过来。

    他的神色比之前平静了许多,但是唇角微动,却是说了一句什么。

    两人刚好一起伏身,将他说的那句话听了个明白。

    “婉婉,别走。”

    钟沁儿一下怔住了,顿在了原地。

    归思晚却是眸光闪动,眼神一下亮了起来,她快速地伸手过去,掌心覆在了容渊的手背,紧紧贴着。

    她低低地回了他一句,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

    “子期哥哥,我在这里,我没有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