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 含入(微h) 饮雪歌(仙侠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银白的小舟行在茫茫星海之上,幽蓝的辰星,瑰丽的星云,仿佛是一幅壮美的画卷。

    船舱的两侧薄纱曼曼,但外面星光灿烂,仍透了大片的光芒进来,将本就剔透的贝壳行舟照得更是如玉般莹洁。

    绝美的星光落在钟沁儿的娇躯之上,映得她扬起的颈项莹白如雪,皎洁似玉。

    容渊细密的吻,顺着她修长的颈项一路向上,双唇触到下颌处面具的边缘,小心地用牙轻轻咬住,掀开了来。

    此刻,在他的面前,再度浮现出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容。

    星眸泛光,纤鼻挺立,鬓角染了层层细汗,在星芒之中闪着晶莹的光彩。

    樱红的双唇轻轻地喘着,湿润柔软,宛如一朵被细雨打落的娇花。

    他的眼神瞬间明亮了起来,比星光更要缱绻动人。

    “师姐……”

    他轻声呢喃,音色带着丝低低的沙哑。

    其实,她未必就会挣扎,但他仍喜欢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钳制住,欣赏她在这一时刻流露出来的脆弱无助。

    况且,这样的情形下,她的姿势更是令姣美的身姿曲线毕露,高耸浑圆的胸脯起伏着,衣衫绷紧,将下方的圆弧勾出一道诱人的线条。

    顶翘的乳尖跟着呼吸不住地滑动,紧紧顶住轻薄的衣料颤抖着,更让他自体内猛地窜出一股欲火。

    强烈的欲望破体而出,悄无声息地在暗夜里滋长,蔓延,茁壮勃发起来。

    温热的唇舌在她脸庞轻轻流连,最后开始轻咬她的唇瓣,舔舐她的唇角。

    绵软的长舌顶开她的唇齿,缠绵地勾起她的舌尖,纠缠不清,津液相融。

    他腾出一只手来,修长的手指托住她的下颌,不断地加深着这个吻。

    直到她也情不自禁地阖眼回应,任由他肆意摆布,自唇间发出一声声娇喘。

    吻得太久,等到停下的时候,她的舌尖都已发麻,他也伏在她的耳边不住地喘息。

    他再抬起眼来,看见她玉白的耳根泛起一圈明红的色泽,又美又羞,撩人心弦。

    他心头一动,绵绵热气呼在上面,引来她一阵颤栗,想躲却被他用力咬住那片小巧的耳垂,含在唇间细细啃咬起来。

    “嗯……嗯……”她发出猫般的细吟,不住地推拒着。

    他咬得耳根红艳发烫,舔得整个耳廓都湿湿的,方才尽兴。

    他的吻又落在了她的腰间,将衣带用牙给咬开了来,衣襟散开了一些。

    他的下颌抵在她胸前的衣襟之间,缓缓摩擦着,将她的衣衫一点一点地蹭开。

    她终于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身躯忍不住地颤了颤,“你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不怕。”

    他的双唇绕到她的颈后,将她的肚兜的系带也咬开了来,垂落在圆润的香肩。

    月白兜衣绣了数朵银莲,亭亭玉立,锦缎散了一截下来,边角正挂在挺立的乳尖之上,欲落不落,露出半个滑腻雪白的胸脯。

    容渊将这点朦胧的春色看在眼里,眸色愈发深沉起来,细长的眼尾微挑,因情动晕出薄薄的红。

    他伏下身去,隔着兜衣将那一点蓓蕾咬住,左右碾磨着转动着,引来她的轻喘。

    他含糊地说道:“不管师叔们允不允,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

    钟沁儿被他咬出了点点泪花,想起他之前在众人面前所说的那些话。

    至于……我与慕姑娘的事,拖了也有上百年,我回去自会与师叔们交待。

    本以为他不过随便说说,却不想还真是有了这样的打算。

    “你疯了……”她仰颈说道,荡出一道秀美的曲线。

    容渊轻笑了声,“是疯了,想你想疯了,想要你也想疯了……”

    她只觉得心口一动,看着面前那张清俊的面孔,似有什么流泻了出来,暖暖的,将心底的那点坚冰给融化了。

    像是要顺应那句为她而疯的话,他眼神深沉了许多。

    一双手揉上了她的酥胸,开始大力地揉捏起来,揉得胸脯鼓胀,两颗乳粒硬了起来,撑着衣料挺起来。

    她的手得了自由,落在下来,不由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迷蒙的双眸微微睁开,透着薄纱看着外面星光点点,神色有一刻恍惚。

    钟沁儿咬了咬唇,鼓足勇气,双手托住他的后脑用力,一个翻身,竟是将他压在了身下。

    她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身上,丝滑的兜衣终于整个滑了下去,落在她的腿间。

    一双绵软的玉乳在他的眼前跃现,雪白耀目,顶端红艳的蓓蕾更是颤动了起来,惹人怜惜。

    她全然不顾娇躯赤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长眉微微挑起一些,却是面容平静,神色莫测。

    容渊抬眸看她,伸手将她的衣衫完全扯落了下来,手指轻抚着她的玉背而上,一点一点摩挲。

    长指又将她的发带绕在指间,再用力一拉,本就慵散的长发整个泻落在了赤裸的背部。

    鸦黑青丝,雪白玉背,透出无限的旖旎。

    她的眼眸渐渐清明起来,却带着一点欲语还休的神色。

    纤白的手指撩开他的衣襟,指尖勾着他的肌肤,指腹摩挲着,一点点地向下。

    容渊在天山呆了数十年,少见阳光,因而肌肤白皙,光滑如玉。若说瑕疵,也就只有她给他刺的那一剑了。

    她缓缓地下身去,轻吻了吻,他心间那个狰狞的伤痕,再度抬起眸来,眼底有泪光涌动。

    她低声问道:“疼吗?”

    那一刻,容渊的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

    从前,她在魔域的时候也曾经这样温柔地吻过这里,也这样泛着泪光地问过他,疼吗?

    这一刻,仿佛从前的一切重演了。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柔声说道:“只要你在,就不疼。”

    她的心颤了颤,有点酸酸涨涨的。

    所以,她不在的时候,他的心就会疼吗?

    一行清泪,自她的眼角轻轻垂落,无声地坠下,正落在他心口的伤痕之上。

    他刚想出声安慰她,她却是再次俯身,将她落下的眼泪以唇舌温柔地舔舐掉,令他胸口一阵震动。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她的头越来越低,顺滑的长发轻柔拂过他寸寸肌肤。

    螓首一路向下,最后竟是伏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柔若无骨的玉手,十指纤纤,将他所有衣衫全数褪下。

    那一根早就肿胀不堪的阳物,脱开所有的束缚,弹跳了出来,凶猛地对着她。

    她怔了怔,却还是一下将它握在掌心,抬首静静地看着他,眼眸清澈,如一泓秋水。

    “师姐……”他沙哑地唤道。

    话音刚落,她的眉眼轻垂,竟是看向手里握着的肉棒,下颌一动,轻轻舔了一下。

    千年母贝所制的行舟,小巧玲珑,莹亮洁白。

    星光掩映下更是晶莹剔透,光华流转,衬得她曼妙的身躯,曲线毕露,春光魅惑。

    此刻,她赤裸地跪在他的双腿之间,一双白嫩的玉手,正捧着他红紫的肉棒。

    这样的画面极其的香艳淫秽,令他喉头滑动,肉棒再度在她的手中又胀大了一些,更加硬挺起来。

    钟沁儿垂眸看着它,眼神微微带了一丝的迷茫。

    红艳的肉棒早已充分的勃起,硕长得令她一手无法握完,灼热坚硬。

    狰狞的龟头正对着她,细小的马眼因她那一下舔弄,涌出了透明的前液。

    上一次亲吻它,还是在他的引导之下。而如今要做什么,完全依仗着本能。

    “它流水了……”

    她的声音娇软之中,还隐着一丝浅浅的无辜。

    容渊低低地笑了,“有水……等会肏你才舒服……”

    因为情欲而哑透了的声音,低沉醉人,听在耳里让人心尖止不住地颤动起来。

    钟沁儿嗔怪地斜瞥了他一眼,粉嫩的舌尖再次从红润的双唇之中探出,在他满是欲色的注视之下,又在圆硕的冠头上舔了一记。

    她缓缓摆首,细软的舌左右游移,将那一点清液晕在舌尖之上,沿着下方的沟棱舔了一圈。

    长舌的舌面包住龟头轻转,再反复舔舐,将整个龟头舔得湿漉漉的。

    他自唇间逸出了一声沙哑的低吟,是那种舒爽极致的声音。

    他的双手向下揉进她柔滑的青丝之中,拇指细细地揉弄着满头的秀发,将她的头更加按向他火热的欲根。

    她双目微阖,长睫颤动,再沿着整个棒身一路舔了下去,将那一根根凸起的青筋都舔得更加鼓胀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开来。

    舌尖慢慢滑动,到了下方两个饱满的囊袋。

    她以纤细的手指托住,轻轻地抚摸着。

    柔软的丁香小舌轮流舔过两边,又含住最下一点边缘,缓缓移动,不住地吮吻着。

    纤巧的手指还细细扣着龟头上的小孔,让那些晕出的清液缓缓流出,沾透圆头。

    这下,她的耳边传来的是他重重的喘息声,她不由抿了抿唇。

    她微抬首,勾起唇角,“师弟,舒服吗?”

    潋滟的眸光勾住他的眼,清纯又妩媚,让人欲火中烧。

    容渊咬紧牙根,用力按住她的后脑,不让她离开太多,轻喘着回道:“舒服……”

    下一刻,他再度身躯一紧,粗喘出声。

    因为,她秀发一拂,螓首一摆,将他的整根肉棒给含入了嘴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