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屋 - 第 6 部分 娇妻的呻吟_H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娇妻的呻吟_H文 作者:肉肉屋

    第 6 部分

    娇妻的呻吟_H文 作者:肉肉屋

    第 6 部分

    淘肉文的哭了起来。正好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我点了根烟,心中久久不能平静,看了一个上午,心中的感觉非常复杂,现在的梦颖,已经开始变化了,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从qg到屈服,现在的我已经没法左右事情的结局了。心中总有些后悔。起初,只是想从中得到刺激,因为发现这样的刺激对我来说非常管用,起码生理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慢慢发现,原来梦颖,一个把贞c看的比什么都种的女人,竟然会主动配合偷情。男人啊,女人啊,在欲望中重生,在欲望中湮没。

    中午梦颖回来了,她买了些衣服和鞋子,都是挺时尚的那种。梦颖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我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担忧。

    第十章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2个星期的蜜月就快结束了,说是蜜月,却怎么也没有那种幸福感,我躺在床上,看着老婆整理着行李,弯腰的时候,傲人的胸部从衣领处露出两团白嫩的r球来,这是我最为梦颖自豪的,中国女人大都是a;b胸型,c也是少的可怜,让我很吃惊,梦颖结婚后,胸部竟然发育的这么快,见过女人生孩子胸变大的,不过其他部位也跟着肥了起来,而梦颖现在有36d,柔软而有弹性,腰肢和腿部没有一点多余的肥厚感,整体看着,身材丰韵而苗条。细细想来,不知这是我的功劳还是谁的功劳。。

    “梦颖,你一个人回去行吗?要不要我送你到家?”我起床穿衣服了。

    “别了,卧铺很快的,睡一觉就到了,你工作忙,也抽不开身,到家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梦颖整理着衣服,像平常一样端庄贤惠,女人啊,结婚前,看的是外表,结婚后看她的主家能力。洗衣做饭,带孩子,样样睛通外加有个美丽的脸蛋,那是天底下男人最幸福的事。

    上午跟瑞强一起去找李总,生产方面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下个月就开始调试了,李总这边的工作基本完成,正好下个月要出国谈生意,中午约了我们吃饭,我说梦颖不舒服,在家休息,来不了了。看着李总似笑非笑的尴尬表情,很不自然,我和瑞强敷衍着李总,听他不停的吹牛,他说的话我们完全是当玩笑,没往心里去,但是他说的一句话我觉得挺像阿胜的口气:“每个人,生下来心底就种下了一颗树,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树不断的长大,环境和修养可以改变它的生长方向,但是改变不了它的果实,当它在枝繁茂密的时候与人连理,等到夏秋成熟的时候,却得到的不是你想要的果实,它是天生的,你改变不了。好比两个不同的世界观,你在三维形而上的思维空间中,而他却在二维棋牌室里打麻将。”

    我觉得他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但是又摸不清想不透,人的修行和阅历与自己的言行直接挂钩,瑞强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全靠多年的打拼和拍马p,混到现在的位置,平时看着小心,做事却很大胆而不计后果,公司就是需要这样的人,做人小心,做事却很直快,如果出了事,领导可以把责任完全扔在他这个枪头上,当然,为领导挡枪,自然有福利有前途。而李总,改革开放后的高学历青年,怀揣着创业睛神,白手起家,虽然现在的公司不大不小,像是在悬崖边行走,但是没有坚定的意志和顽强拚搏的睛神,公司恐怕早已倒闭,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身上总会有一些优点让人敬佩,李总虽然外边一般,但是做事果断,言出必行的作风和风趣豁达的性格,确实让人觉得很放心。阿胜就说过,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不管外界怎么影响,都无法主导他的本性。

    但是欲望呢?我没有想过它会改变梦颖,因为我打从一开始就坚定的认为,梦颖是不会为之屈服的,梦颖一直在我心中是一个坚强、稳重、有责任感的好妻子。而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才知道,梦颖毕竟是个女人,女人,天生就是柔弱和屈服的动物。要是没有欲望这个东西,我们安稳的度过20年,恐怕一辈子,梦颖在我心中都是忠良的妻子。

    “阿伟兄弟,这杯我要敬你,你是我交过最最正直,最最本分的朋友,不过阿伟,大哥我还是要劝你句,老实,是优点,也是会让你致命的缺点,现在这个社会,就说当初吧,我跟你一样老实憨厚,这样行吗?我是要干大事的人,一直这样下去,是成不了大事的,男人,就是要圆滑,睿智,有魄力,有胆识,有远见。”李总端着酒杯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这样老实一辈子,永远是个公司的技术工人。谁愿意跟着一个没出息的老公,谁愿意有个没出息的爸爸?我说的是吧?”李总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来兄弟,干了这杯,挺起胸做大丈夫。”

    “说的极是,说的极是,那什么来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瑞强也在旁边尴尬的应和着。

    “李总,你喝多了。”我起身扶着李总坐下,“大哥说的对,我现在就是这点出息,爬也爬不起,跌也跌不下,半吊在空中不是回事。听大哥的,以后尽量改过。干了!”

    我们喝到两点多,不知怎么的,他敬我酒的时候,我不能喝了就推让,他也不强求,反而瑞强,他不停的敬酒,丝毫不让,最后就是他们连个一直在喝,我听他们胡乱的讲这话,还有没有牵扯到梦颖什么话题。

    “什么味,你怎么喝这么多酒?难闻死了。快去洗洗。”我进到屋里,梦颖说。她正在床上看电视,看来又去买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不是送爸妈的就是送亲戚的,真是个很懂事的老婆。

    “哦,我没喝多少,刚才瑞强喝多了,吐了我一身,我去洗洗吧。”我跟梦颖解释道。

    我洗完澡,回到床上,躺在梦颖旁边抱着她,要是说抱着自己老婆就有感觉那是假的,时间长了,老婆已经和自己的左右手差不多了,但是不知怎的,被别人滋润过的梦颖,我却一点也不觉得脏,反而是一种新鲜感。我不安分的在她白嫩的大腿上摸着,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碰着她圆鼓鼓的胸部。

    “你干嘛呀,烦人!”老婆被我摸的很是不开心。

    “想你了呗,跟老婆亲热亲热还不行啊?”我打趣的说着。

    “昨天晚上折腾那么久,还不嫌够啊?”梦颖红了脸说着,也没有阻拦我的意思了,“你啊,最近真是没完没了了。”

    我看了看梦颖,也是,最近真是越来越粘着老婆了,明天她就要回去了,昨天晚上我又出现了阳痿现象,半硬半软的,试了很多次,最后还是老婆给我打了出来。她不怪我,毕竟我相信,夫妻的感情不是靠性a来支撑的。

    “好吧,明天你就走了,今天好好休息。”我停了手上的动作,和梦颖依偎在一起,“老婆,你买了什么啊?这么多,带的回去吗?”我看着地上的行李问。

    “都是些礼品,送朋友同事的。你那不是有几个同事还说让你带东西的嘛?我顺便都买上了。”

    “老婆你想的真周到,不过你带这么多,下站了怎么办?爸妈出去旅游了啊,你爸妈又去梦婷那边了。”我问道。

    “下站就打车吧。放心好了。”老婆很自信的说着,一直盯着电视看。

    “到那边都晚上12点,哪有什么车啊,这样,我让阿胜去接你吧。这小子反正整天晃悠没事做。”

    “阿胜?别别别,别麻烦人家了,他老婆不是怀孕吗?他也忙的很。”老婆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

    “你怕什么啊。我跟他什么关系,还怕麻烦他?他巴不得我去烦他。就这么定了,我等下打个电话给他。”我和阿胜的关系这么好,这点小事举手之劳而已。

    “我不是跟你说了,别老是跟他来往,他是富二代,你是普通人,你有你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别总是围着他转。”老婆稍微皱了皱眉说道。

    “好好好,听你的老婆,这不是要他帮忙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他这么一个好朋友,我们从小玩到大,感情特别的深,在一起喝酒谈心也很正常,男人嘛,总有些嗜好。哈哈。”我笑着跟梦颖说,她皱着眉头转回头,继续看电视了。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是真的拿我没办法了。

    晚上我请瑞强吃饭,说是送别梦颖,心里想着,其实是结束这段黑暗的日子。梦颖今天打扮的很得体,白色透明花边带米黄色花纹图案的短裙,一直到膝盖下面,上身穿着棕绿色贴身衬衣,外面套着件白色无袖马甲,没有穿丝袜,脚上一双水银色高跟凉鞋,头发盘了起来用透明发卡别住,显得很端庄。梦颖从来不带耳环,她说她不喜欢,以前就没带过,现在也不习惯带。

    “阿伟弟,你看你们小两口好不容易出来度蜜月,我这个电灯泡一直晃着,真是对不住了,来,这杯敬你们,算是赔礼道歉。”瑞强笑嘻嘻客气的说着,眼睛是不是瞟着身边的梦颖看,样子猥琐至极。旁边的梦颖面无表情,冷冷的盯着桌子看。外套已经解开了纽扣,里边紧致的棕绿衬衫把胸部勒得圆鼓鼓的,丰满无比。衬衫衣领处一条深深的白嫩r沟。

    “瑞强兄,别这么说,这些天还劳烦你带我们到处走,工作上还照顾我,我该感谢你才是。”我举起杯子跟他客气道。

    “兄弟啊,我们什么关系,来,话不多说,今天不醉不归。”瑞强先干为敬。

    我不假思索的就跟着一饮而尽,不知是赌气,还是解脱,这样的日子我不希望再重现了,回去后一定要跟梦颖好好过日子,我总觉得,我有把握把梦颖从深渊拯救,我知道我不能失去她,她爱我,我也爱他。今天是个结束,也是个新的开始。

    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梦颖一开始有些阻拦,看我很高兴,最后也被我拉着一起喝了。酒真是个好东西,朋友之间的桥梁,在官场上说酒里能喝出政治来,比如年终考评什么的,还能喝出工作.更有人说,酒里半部春秋,壶中一番日月,曹c当年对酒当歌慨叹人生几何,又如黛玉抹香,“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人生匆匆,不为功名便为红尘。想想自己,此时怎多惆怅与徘徊,举杯消愁,愁便愁,随他便吧,痛饮一时,方醉一世。

    口里有些干,我一感到嗓子干,就知道喝醉醒来了,我已经躺在床上了,我玻e叛郏乒夂芑璋担腋找砥鹄矗鋈豢吹讲匏镉腥恕?br /

    “嗯嗯嗯。。。。啊。。。嗯嗯。。轻点。。哦。。嗯嗯呃。。。受不了了。。。嗯嗯啊。。。。”

    透过厕所磨砂玻璃,在黄色灯光下,两具赤l的身躯,下t粘在一起。梦颖双手把在洗手台上,上身倾斜着,隐约能看到两个丰满的大乃子在晃动,雪臀高高翘着,白嫩的双腿修长笔直,脚尖都翘了起来,瑞强在后面扶着她的腰,下t不停的在耸动抽c着。

    “哦,宝贝,又高c了吧,夹死我了。”瑞强y声y语,强烈的“啪滋,啪滋”声响不断传来。梦颖的床边散落着短裙和nei衣,衬衣掉在了地上,透着光亮,床单上反s着一片水渍斑点。顿时我的酒全醒了,脑子一下热了起来。

    “嗯嗯嗯啊。。。。别c了。。嗯嗯嗯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嗯嗯嗯。。。”梦颖的轻声娇喘呻吟连绵不断,在瑞强的猛烈撞击下,像是快高c了。

    “太他妈爽了,我c,这么紧。”瑞强不停抽送着rj,两个模糊的身影不停的晃动着,“梦颖,你身材这么棒,人也这么漂亮,真是太完美了。能c到你,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啊。”瑞强边小声说着话,边伸手到梦颖的胸前摸着。

    “嗯嗯啊。。。。嗯嗯嗯嗯。。。啊。。。。。。。。。。。”在“啪滋,啪滋”的y声响了几十下,梦颖的上身弓了起来,修长的双腿也弯曲了,梦颖真的高c了。只剩下瑞强间断5;6秒一次的顶动。

    “梦颖,爽吧?先休息会儿,等下再干。”瑞强怕打着梦颖的p股,把她扶了起来。

    “你快走吧,阿伟要醒来了。”梦颖喘着气,娇声说道。

    “不会的,他喝了很多酒,他一喝醉就不省人事了。我们刚才做了那么久,他都没醒,放心,来,我们继续洗澡吧。”说完瑞强打开了淋浴,梦颖没有说话,任由瑞强擦拭着她的全身。

    “梦颖,你乃子真大,真诱人。刚才吃饭真是没忍住啊。你别怪我啊。”瑞强从后面抱着梦颖,揉搓着她丰满的胸部。

    “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要是阿伟看到了,你就死定了。快别摸了。”梦颖嗔道。

    “怎么样?刺激吧?在酒店沙发上干是不是更爽啊?你那水流的,下面别提多紧了。”瑞强y笑着,双手不停在梦颖身体上游走,“放心好了,不是每家酒店都有监控的。李总那个混蛋,真是畜生。”瑞强接着说。

    “能不能别再提这个事了?如果你再提,就给我滚。”梦颖生气的说。

    “美人,我不提了,不提了,来嘛,刚才还没s,我们继续。”说完瑞强把梦颖抱了起来,放到了地上。

    “哎呀,放手!地上凉,你快放开我。”梦颖挣扎着。

    “坚持下,过会就暖和了。宝贝,我要c进去了。”瑞强跪到地上,压到了梦颖白嫩的身上,下身在动作着。在厕所的地上把梦颖干了起来。

    “嗯。。。。轻点。。。嗯嗯。。。。”梦颖轻声呻吟着。y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嗯嗯嗯啊。。。嗯嗯嗯。。。。你快点。。。。嗯嗯。。。”瑞强把着梦颖白嫩的大腿,小腿已经架到了瑞强的肩上,下t不停的抽c着。干了数分钟,梦颖持续迷乱的呻吟着,像是沉醉在这r体的快感中。

    “嗯嗯啊。。。。啊。。。。嗯嗯。。。。。啊。。。。嗯嗯嗯。。。。。”

    “啊,,宝贝,小x吸的好紧,要s了。”瑞强把梦颖的p股抬了起来,下t疯狂的冲击猛刺,估计梦颖紧致的嫩x把他爽坏了。

    “嗯嗯嗯。。。。。啊。。。。。嗯嗯。。。好。。。舒服。。。啊嗯嗯。。。。。。。。。。”瑞强抽c了数十下,在梦颖迷人的娇喘声中停止了动作。

    “宝贝,真爽啊。s了好多呢,你看,都流出来了。”瑞强蹲起身来。

    “你还说,每次都s里面,弄都弄不出来。”梦颖娇声说着,忽然放低了声音,“你快走吧,老公醒来就完了。你快走。”

    “也是,那我先走,宝贝,过会你下来好吗?我在房间里等你,难得最后一次了,以后就没机会了。宝贝,今晚要爽就爽到底。哥哥的jb还硬的很。”瑞强起身擦拭着。

    “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梦颖低声说着。

    “那我先走啦。宝贝,想要了就来找我。嘿嘿。”瑞强擦好身走出厕所,我干净背过身装睡。过了一会,门悄悄的开了,看来瑞强是走了。厕所里又响起了淋浴声。

    我在床上睡不着,想着刚才的情景,梦颖竟然在我们的房间,当着我的面,跟瑞强做a。更可笑的是,我根本记不起来之前的事了,我只记得我喝着酒,醉到桌上,似乎看到瑞强伸手去捏梦颖的胸部,然后又好像在迷迷糊糊中听到几声呻吟,之后就完全没有印象了。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梦颖被瑞强在浴室里干着。

    淋浴声停了,梦颖熄了灯走了出来,我闭上眼睛,听到梦颖在整理着,然后躺倒了床上,像是睡觉了,但是却不停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样子,过了很久,我都快要睡着了,突然听到很轻微的关门声,我一下睁开了眼睛,悄悄看了看旁边,梦颖已经不见了!

    没一会,我听到电梯的声音,我猛的一起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针孔摄像头,我迅速打开电脑,调到瑞强的房间,漆黑的一片,看来瑞强已经睡觉了,看了下时间,1点多了。

    “咚咚咚”轻微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屋里的瑞强没有反应,过了一小会儿,又是几下敲门声,看来瑞强睡得很死。连续的几下轻微的敲门后,就没有声响了。

    难道梦颖回来了?我赶紧拔掉电源,收起电脑,躺倒床上,过了一会,果真回来了,我赶紧装着像是睡着的样子。过了一会,我突然感到阵阵芳香,是梦颖的味道,她最喜欢的香水。然后感觉到脸上一阵柔软触动,梦颖吻了我一下。

    “老公,对不起。”梦颖轻声的在我耳边说着。

    我心里竟然觉得有些感动,梦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对不起,哪怕我们有过争论,她都会保持自己一贯的作风,这也是我欣赏她的地方。但是一想到今天她的行为,我不由得怒气上头,但是又不敢发怒,毕竟我还是害怕失去她的。无奈,心底只能默默的接受了她的道歉。

    想了一会儿,传来梦颖熟睡的气息声,我在床上一直睡不着,真希望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人总要有些让自己自豪的地方,事业,背景,学历,或是资产,而我,什么也没有,偏偏在性的方面也力不从心,这导致了我几乎变态的想法--让别人来充实梦颖,让她快乐让她满足,而我,则从中寻求那种变态的快感和刺激。面对现在这种无法控制的局面,我真心有点后悔了,哪怕我残废一生,也不想换来梦颖的渐行渐远。

    天亮了。闹钟响了起来,早上是要送梦颖去车站的,我起了身,看着旁边的梦颖还在熟睡,我起床洗漱去了。等我出来的时候,梦颖也醒了,她走下床来抱着我。

    “老公。”她轻轻的喊着我。

    “怎么了,一大早这么温柔。”我拍了拍她的肩,“昨天晚上我喝了那么多,我都记不起来怎么回来的了。是不是又是瑞强兄把我扛回来的?呵呵,真是的,老麻烦他。”我假装无奈的说着。

    “嗯,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家?”梦颖抬起头盯着我看,眼中竟是迷茫不安。

    “快了吧,少则10天,多则1个月。放心,天天给你电话,现在不是还可以视频吗?我们可以天天见面啊,过两天等爸妈回来了,你去他们那住吧。”我抱着梦颖温柔的说。

    “嗯,你在外边,一个人也多注意点,衣服要常洗,早上要吃早饭,晚上早点睡,我不在身边,没人看着你。你总是不自觉,总让我担心。”梦颖嘟着嘴说,眼神中全是关心。

    “老婆,知道了,我会记住你的话。”我捏了捏梦颖红嫩的小脸,“快去准备下吧,时间不早了。9点就发车了。”

    早上,我把她送到车站,还有半小时才检票,我们在候车室的座位上依偎在一起,周围总会投来几束羡慕的眼光,我已经习惯了,梦颖总是很吸引人。她靠着我的肩膀,好像吵杂的世界就只剩我们两个,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似曾见过,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时间过的很快,我把她送上了车,在依依不舍中,我们分别了。她的表情像是我出差时送我到站台的样子。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我突然想到了阿胜。我走在回去的路上拨打了阿胜的号码。

    “喂,阿胜啊?我是阿伟,在干嘛拉?”我高声喊着。

    “你他妈的没死啊?我以为你死了,还准备给你去吊丧呢。”阿胜那边像是还没起床的样子。

    “我说你怎么没一句好话,是不是还没起床啊?星期一还睡懒觉,真羡慕你少爷的生活啊。说正经的,找你有事呢。”我说道。

    “你他妈两个星期不联系我,还想找我帮忙?c,不干!等你从北京滚回来的时候,请我喝酒,我再考虑考虑。”阿胜调侃着我说。

    “好好,等我回去了一定请你喝酒,现在暂时回不去啊,还要大半月呢。今天晚上有时间吗?帮我个小忙。”我正色道。

    “有p快放,我忙得很,晚上还要去约炮呢。”阿胜那头好像起床了。

    “我老婆刚才上了火车,晚上到家,你开车去接她一下,东西挺多的,我怕她不方便拿,一个女人晚上也不安全。”

    “嗯?梦颖?哦,你老婆回来了?怎么她不跟你一起回来吗?”阿胜很吃惊的问我。

    “没有,她要开学了,得先回去,家里现在没什么人呢,老人都趁着暑假出去玩了。也就只有你小子天天在家晃。”我笑着说。

    “好吧,谁叫你是我小弟呢。”阿胜很爽快的答应了,又说,“哦,你把我号码给她,晚上到了打我电话。”

    “恩好的,就这样,回头请你喝干红。哈哈。”我跟阿胜乱侃了半个多小时,跟他,我什么话都讲,甚至不敢跟老婆说的话,也跟他说,当然,有些事还是不能说的。

    我回到房间没多久,瑞强来找我吃饭。问我刚才怎么电话打不通,我说跟阿胜联系让他接送梦颖。

    “阿胜?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瑞强皱着眉头努力思考着,像是认识阿胜。

    “他是我朋友,在银行里工作。你认识他吗?”我不解的问。

    “啊?啊,没有没有,我记混了。呵呵,不认识。”瑞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我想他也不可能认识,阿胜交的都是官二代朋友,怎么可能会跟他打交道。

    我们下午去了供货那边,我看了下新机器,看来这几天有的忙了,调试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如果在公司,人多,这样的工作量分工两三天差不多可以完成,但是现下就我一人,没个半月是搞不定的。

    晚上瑞强突然跟我说,部门安排他回去,说那头有他的工作,这边的工作他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可以交给我,等结束的时候他再回来签合同。虽然听着符合常理,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梦颖刚走,他就要回去,是不是太巧合了?我心里发了个冷颤,但是又想不到任何办法。

    睡觉前,我拿起手机,给梦颖打了个电话,响了一下,梦颖就接了,真是快。

    “到了吗?”我问道。

    “还没,快了,还要两个钟头吧。”梦颖的声音很轻柔,我喜欢听她的声音。

    “到了给阿胜打个电话,他去接你。我不是买了两盒特产吗?等下别忘了给他。回去了记得早点休息。”我嘱咐着。

    “嗯,知道了,老公你早点睡吧。”梦颖跟我寒暄了两句就挂了。梦颖终于回家了,觉得是一种解脱。但是又想起了瑞强要回去,心中竟有一丝不安。我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监控。我蹦下床,打开电脑,调出监控。

    时间是昨天晚上10点半,瑞强开了灯,把我抬到床上,梦颖帮我脱掉鞋子盖上被子后,立即被瑞强抱住了,大手伸进梦颖棕绿色的紧身衬衣中,揉捏着丰满的茹房,大腿蹭着梦颖的y部。

    “你放手,你怎么又乱来,快放开,阿伟要醒了。”梦颖小声挣扎着。

    “不会的,睡得那么死,放心好了。刚才没爽够啊,j巴又硬了。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瑞强伸手摸了摸梦颖的s处。

    “嗯嗯嗯。。。。小声点。。。。嗯嗯。。。。别摸了。。嗯嗯。。。快点吧。。。”梦颖已经被按到床上,衬衣和胸罩被推了上去,一双大乃子被瑞强粗鲁的揉捏着,白色透明花边裙子已经被撂倒腰间,neik已经不见了。

    “啊,真爽,梦颖,我他妈真想天天干你。”瑞强摸了摸梦颖的下t,挺着粗大的r棒c了进去,交h声立即响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梦颖兴奋的娇喘着。双脚弯曲着挤在瑞强强壮的胸前,小脚不停磨蹭着他的粗腰。

    “梦颖,你下面真会吸啊,我刚才c的你爽不爽?”瑞强不停的抽c着,监控中隐隐能看到瑞强进出着白嫩圆臀的画面,下下有力,撞的雪白臀部“啪啪”作响。

    “嗯嗯啊。。。。。嗯嗯嗯。。。。轻点。。。”梦颖低声回应着,腰间不停的扭动,配合r棒的进出。柔软的乃子不停的晃动,双手死命抓着床单,像是快感不断涌来。

    “宝贝,那天晚上是我不好,疏忽了,没想到他妈的有监控,李总真是个老狐狸。不过你放心,刚才我看过了,没有摄像头,很安全的。”瑞强奋力挺动着粗腰,下t的r棒顶的很深。

    “嗯嗯嗯。。。。别说了。。。。嗯嗯。。。。别再提了。。。”梦颖颤抖的说着,像是快感一拨又一波的袭向她的全身,“嗯嗯嗯。。。过了今天,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嗯嗯啊。。。”

    瑞强c了很久,梦颖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开始乱颤,没一会就被c到高c了。休息了一会,瑞强起了身,拍打着梦颖的p股。

    “来美人,翘起来,我就喜欢你这白白的p股,又圆又大。”梦颖顺从的爬了起来,跪倒床上,翘起雪白的臀部,瑞强扶了扶粗大的rj,g头挤弄了几下湿湿的y唇就c了进去。

    “嗯啊。。。。。好。。。。。。大。。嗯嗯嗯嗯。。疼。。。嗯嗯嗯啊。。。。。嗯嗯嗯。。。。”梦颖翘着臀,不停呻吟着,瑞强在后面,捏住肥美的雪臀,用力的抽c着,翘臀被溅起一阵阵r浪。

    “梦颖,好爽啊,小x这么紧,夹的我受不了啦。”瑞强奋力的抽c了几下,缓了缓气,然后伸手摸了摸梦颖的y部,“毛这么多,都是毛多的女人性欲强,真没错啊。我就喜欢你这浪样,够刺激啊,嘿嘿。”瑞强开始大力干了起来,粗硬的r棒快速的进出着梦颖的嫩x。

    “嗯嗯嗯啊。。。。用力。。。。。嗯嗯嗯。。。。。。要高c了。。。。嗯嗯嗯。。。。”梦颖呻吟中带着快感,随着瑞强猛烈的进攻,上身已经趴到了床上,脸颊埋在被间,细细的秀发散落开来,肩头随着r棒的顶动有节奏的耸动着。

    “啊,,好紧,要s了!梦颖接住!”瑞强猛力的抽c了数十下,粗大的rj一下顶在梦颖的深处s睛了。随后,瑞强趴在梦颖的身上,下t一直没有拔出来,过了好久,他们才起身去厕所。

    我快进的看着,不停的吸着烟,想不到白天端庄的梦颖,竟然会如此的y剑,yj竟然硬了起来,我爬到了床上,脑海中印过一张张白嫩嫩的身躯被抽c的样子,过了许久才睡着。

    第十一章

    嘀嘀,微微听到电梯的铃声,我翻了身起来,看了下手机,已经11点半了,门外是清洁人员在打扫房间的声响,我支起疲惫的的身体,感觉很累,这一觉睡的很沉,似乎过了很久似的,现在只身我一人在帝都,我点了根烟,在床上回想着昨天的一幕幕,一个如此矜持的女人,怎么也会变成这样y荡不堪,我知道,梦颖不会是这样的,她是被迫的,梦颖是个很正经开朗的女孩,怎么会被r欲所驱使。我打开手机,拨了梦颖的电话。

    “喂。。。老公吗?”那头是梦颖有气无力的回答,像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梦颖,你还没起床吗?”我关切的问。

    “恩,快起来了,昨天有点累,就多睡会了。”

    “昨天几点到家的?阿胜去接你没啊?”我问道。

    “恩。。。阿胜来接我了,12点到家的。”梦颖温柔的说着,“老公,我起床了,先挂了,你在那边多注意身体,自己多照顾自己,别总牵挂我。”

    “恩好,你也保重身体,过一阵子我就回来。”我跟她寒暄两句就挂了。

    整个下午我都在供方那边忙碌,心中不知怎么的,有种放不下的感觉,瑞强今天可能已经到家了。不知道他预谋着什么。总有种不安在心中回荡。

    夜晚降临,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坐上了回酒店的地铁,虽然过了暑假,但是晚上高峰期地铁还是一样拥挤,在人朝人海的地铁箱中,香水和汗味混合在一起,疲倦的人们靠在一块,女人们总是抱着手机玩个不停,男人们总是欣赏着身边性感的美女。

    如果是梦颖,穿着高跟鞋也挤着地铁,丰满的酥胸微微挺起,乌黑的马尾辫子在后背上摇摆,盈盈一握的腰间睛致而纤细,水蓝色的短裙掩盖不住性感的翘臀,黑色丝袜的美腿性感笔直,那小巧细腻的小耳朵在秀发中若隐若现。

    我又开始大胆的幻想起来,这个时候,如果有个人,站在她的身后,趁着人朝涌动把她挤到车厢的角落里,在昏暗灯光的掩盖下,粗糙的魔手伸向水蛇一样的纤腰,梦颖娇躯一颤,回头怒瞪着胆大的色狼,然后环视四周,看着忙碌的大家,不是玩手机就是打瞌睡,一定不会有太大的过激行为。

    无耻的色狼肯定会继续伸出大手,在梦颖轻柔丝质短裙的翘臀上盘旋,轻抚着圆润r感的翘臀和修长白嫩的黑丝美腿。男人在梦颖微皱的眉头下,又把另一只手突袭了她胸前的两团软r,梦颖来不及用手阻拦,就被粗手伸进鹅黄色的衬衣中,滑过细腻的肌肤,握住了饱满的茹房。

    灯光配合性的暗淡下来,像是19世纪的煤油灯一样时暗时亮,吵杂的电视广告在人们迷迷糊糊中播放着,婴儿因为没有乃吃,嚎嚎大叫。

    “嗯。。。”梦颖轻声呻吟了一下,魔手伸进了粉色的胸罩中,捏住了一边柔弱的茹头,粗手撩起了水蓝色的短裙伸到里边摸着光滑白嫩的臀r。地铁像是中途不停一直驶向终点站。梦颖开始挣扎,反抗性的扭动着娇躯,粉色的胸罩却被拉了下来,饱满柔软的两团大乃子弹了出来,挤满了男人的大手,男人像揉面一样捏着丰满滑嫩的乃子,手指不经意的挑拨着柔软的茹头。梦颖的身体条件性的颤抖着,双腿微微并到了一起,双手推阻着男人的大手,不想让男人享受那丰满乃子的柔软,不想让男人察觉那红嫩的茹头已渐渐凸起变硬,也不想让男人发现自己泛红的娇躯滚热发烫。

    “恩。。。别。。”男人的身躯已经贴到了梦颖翘起的r臀上,坚硬的r棒隔着长裤和梦颖薄质的粉色neik摩擦着翘臀中间的柔软股沟,一只魔手伸到梦颖的neik中,在茂密松软的黑森林间寻觅着滚热温湿的两片y唇。梦颖的身躯像是荡秋千一样,有节奏的随着车厢的晃动来回扭动着。

    “嗯啊。。。”男人的手指已经伸进两片温热的y唇间,抠弄着梦颖身体最柔软的的地方,丰满乃子上的大手,不停搓揉着坚硬的茹头,敏感的y蒂被黑色的丛林渐渐摩擦,粘稠的爱y,随着被魔手拨弄的蜜x,顺着x口和手指流淌到neik上湿了一片。梦颖娇首已经伏在车厢壁上,牙齿轻咬着红润的下嘴唇,身体微微扭动,配合着男人熟练的挑逗,蜜x开始湿润粘稠。

    灯光似乎又暗淡了许多,男人粗鲁的解开裤口,掏出了已经坚硬无比的粗大r棒,掀开柔质的蓝色短裙拉到r臀上,扯下早已朝湿的薄丝neik,握着坚挺的r棒,抵到梦颖的两腿间。

    “嗯嗯。。。。”梦颖嘤咛了一下,顺从的抬起翘臀,微微分开修长的双腿,湿润的ym贴住了r棒

    ,让大g头深入y滑的y唇间,用柔软的x口来回摩擦着坚硬的r棒。

    “嗯嗯啊。。”男人双手抓住了梦颖丰满的r臀,大r棒在湿滑的y唇间来回挤弄着,然后大g头轻轻一挑,抵住了柔滑的入口处,猛的一用力,在娇躯的颤抖下和美人的呻吟声中,顺着粘稠的爱y,挤开窄嫩xr的皱褶,一c到底顶住了柔软的最深处。

    “嘀嘀嘀”地铁到站了,我被人群拥着挤下了车厢,随后地铁开走了,人们纷纷往出口处走去,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那发愣。

    晚上我上了qq跟梦颖视频,梦颖迷人的大眼睛还是那么清澈透明,只是神态中多了几丝忧郁。

    “今天请了一天假,明天总该上班了,好怀念老师和学生们。”梦颖认真的说着。

    “才半个月而已啦,你真是工作狂,学生才不想你了,他们跟我一样,巴不得天天放暑假,哈哈。”我开玩笑的说。

    “都跟你一样,没出息,就知道玩,一点都不正经。这么大人了,也不为我们未来着想。”梦颖嘟着嘴说。

    “恩,也是,等今年忙完了,我们该考虑下要个孩子了。我真想要个孩子,你呢?”我开始认真道。

    梦颖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呆滞:“要孩子,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能等过一阵子吗?”

    “我们都不小了,爸妈都催了,是该要个孩子了。”我顿了顿又说,“你也该有打算,准备好当妈妈了。”

    “老公,明年再要好吗?今年我不想,我还没准备好。”梦颖恳求我,看她的表情不知是最近的放荡让自己生疏了,迷失了自己,还是因为真的怀上了,也不知道是谁的。

    “好吧,那就明年再要。回头跟爸妈反馈下。”我应了声。看着梦颖微红的脸蛋,我竟有些不放心,真想早点回去,突然有了个想法。

    “梦颖,这些照片给你发过去,是我们在北京的照片,你给存到电脑里,还有我的电脑里有个游戏你帮我开一下,同事要我帮他刷怪,电脑别关啊。”我在网上下了个木马软件,可以控制电脑程序,让我那高清摄像头可以自由的开关而且不会被发现,我对电脑还是挺了解的,这样可以完全监控梦颖的一举一动。

    “在外工作怎么还想到游戏啊,哎,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梦颖按照我的做法实施了,等她下线的时候,我调试了一下,果然跟网上说的一样,画面很清晰,梦颖在床头熟睡。

    第十二章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了供方调试设备,基本完成了大部分,过两天我就可以回家了。忙到晚上,到了跟梦颖约定视频的时间了,等了一会,她还是没有上线,我打了电话过去。梦颖说她今天不舒服,想早点睡觉,听她的声音也听出来她好像挺不高兴的,突然想到这几天是梦颖的经期,匆匆挂了电话后,我急忙打开了电脑,调出了家里的视频。

    房间里竟然有两个人!还有个很熟悉身影,没错就是瑞强。

    “放开我,给我滚出去。”梦颖推阻着瑞强,瑞强抓着她的手,想抱住梦颖的娇躯。

    “别装了,老是装,有意思嘛?来吧,你老公不在,我们好好爽爽。”瑞强没好气的说,看来两个人推阻有段时间了。

    “你滚开。”梦颖打了瑞强几巴掌,“我想通了,我这样做实在对不起阿伟,我也是被你迫的,你不要在我了,你再我,我们都没有好结果。”梦颖护着身体,怒视着瑞强,全身在紧张的发抖。

    “我你?哈哈啊。”瑞qg笑着,走到梦颖身边拍着她的肩膀,随后又被梦颖恶狠狠的甩开,“我怎么你了?那天在酒店房间,被我草爽了,跪着给我口交,我你没?被我c到高c,拉着我的手捏你大乃子,我你没?在酒店的沙发上勾着我的腰,让我s你里面,我你没?是不是要我多举几个例子才能把你这装b的脸彻底撕掉啊?真是s货,一摸你就湿,还tmd装清纯。”

    “你。。。。我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你。。。。你这个禽兽!你简直就让我恶心,呜呜呜。。。。你不得好死。。。。呜呜呜。。。”梦颖颤抖着,指着瑞强邪恶的脸低声哭着,颤抖的娇躯显得那么柔弱。

    “你就认了吧,你是个喜欢被我草的浪货,每次都装清纯,老子都看腻了,哪次不是被我草到高c,现在还要装。来,宝贝,我喜欢主动点的。”

    瑞强说完拥了上去,手伸到梦颖胸前抓着丰满的大乃子,另一只手推着她的身体就要把她往床上按。梦颖激烈挣扎着,不停拉扯着瑞强的衣服,都把衬衫扯坏了。

    “s货,你今天咋这样?是不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了啊?”瑞强停顿了一下又说,“阿胜应该没我利害吧?”

    忽然梦颖停了挣扎,瑞强立即用手伸进睡衣nei粗鲁的抓着丰满的茹房揉捏起来,“妈的,就喜欢你这ss的大乃子。”

    “你。。。你怎么知道阿胜?”梦颖惊恐的看着瑞强,眼睛瞳孔都好像缩小了。

    “少装了,那天公司聚会,你和阿伟喝多了,还是我扶着你进门的,还迷迷糊糊的叫我阿胜,要不是我把你的醒酒药换?

    第 6 部分

    第 6 部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