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屋 - 第 8 部分 娇妻的呻吟_H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娇妻的呻吟_H文 作者:肉肉屋

    第 8 部分

    娇妻的呻吟_H文 作者:肉肉屋

    第 8 部分

    淘肉文忙啦。”

    “哎呀,爸,你怎么吃饭也说个不停啊,真烦人。”梦颖脸红了,嘟哝着。

    “爸你也是,人家颖颖和阿伟自己有打算呢,他们正年轻忙着事业呢,昨天跟我说,他们准备明年再要孩子,是吧?”梦婷转过头问我说。

    “啊,是啊,我和梦颖商量好了,今年公司那边比较忙碌,梦颖也在评级,明年再要也不迟。”我正色回答着。

    “你这老头子,他们有打算了,你就别催了,别人还年轻,还能多玩会儿呢。”岳母训斥着说。

    “呵呵,是啊,年轻人多玩玩,是应该的。”一直不吭声的阿昌也说话了,但这话停在心里,变扭的很。

    “阿伟啊,不是我急,我怕你家老人急啊,你们家就你一个孩子,他们能不盼望早点抱孙子嘛。”岳父认真的说。

    “家里那边,我也跟爸妈说了,他们也支持我。爸你放心好了。”我回答着。

    “恩,那就好。我想过了,十一,我们一起去西湖玩,你们两口有时间吗?”岳父又问道。

    “没问题,我十一放假,放4天,阿伟你呢?”梦颖睁着大眼睛问我。

    “我们公司月底的工作这两天快结束了,十一应该不会加班,我也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有个熟人在杭州,让他给我们找旅馆,过节在外边好好玩个几天,阿伟要不要把你爸妈也叫上?”岳父问我。

    “不用了吧,他们过节也有打算,去大姨家玩,不用您老c心了。”我笑着说。

    “那就好,阿昌你那商务车一家人能载下吧?我们开车过去还方便点,个把小时就能到了。”岳父问着阿昌。

    “恩爸没问题。”阿昌说着,看了一眼梦颖,梦颖正好也在看他,然后慌张的转过视线到别处,脸微微红润了。

    吃完饭,岳父去打麻将了,梦颖帮着岳母洗碗打扫,梦婷带着乐乐在书房玩耍,阿昌独自一人在凉台上站着,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根烟。

    “昌哥,最近工作还好吧?”我帮阿昌点上烟。

    “恩,最近企业淡季,我才有时间陪着爸妈回来。你怎么样,过得还好吧?”阿昌宏厚的声音听的很沉稳,果然是领导,说话口气都是一个样。

    “还是老样子,这次你们回来,就好好陪陪爸妈。”我吸着烟继续说,“最近公司也挺忙,经常加班,疏忽了梦颖,我不在家,这几天还得劳烦你们照顾她。”

    阿昌似有紧张的吸了口烟说道:“都是自家人,再说,梦颖也不像以前了。”阿昌环着肩若有所思的样子,“现在成熟多了。”

    “呵呵,是啊,梦颖以前就是个孩子样,特别是跟梦婷在一起的时候。”我笑着说,“她们两姐妹关系可真亲,还很相像。”

    “是啊 ,我也觉得她们两个人实在太像了。”阿昌吐着烟雾说。

    我跟阿昌的话很少,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很爱说话的人,陷入了一段沉默后,我打趣的问道:“呵呵,昌哥,半年没见,身体变这么壮了啊?怎么做到的?”

    “呵呵,我有个专业健身的朋友,年初送了我张健身卡,每天没事就被他拉去健身,时间久了,就成这样了。”阿昌嘴角微微动了动笑着说。

    “是嘛,效果这么好,哪天我也健身去。”我顿了顿又笑着说,“梦颖可崇拜你了,每天都夸她姐夫身材好,希望我也能练成你这样的肌r男。呵呵。”

    “呵呵呵,你也行的,只要你坚持,不出半年,你也能成我这样。”阿昌不安的笑着。

    “其实,你们可以不必那么早要孩子,多玩玩,年轻人嘛,老了就来不及了。”阿昌竟然主动说话了。

    我又点了根烟说道:“是啊,年轻人,多玩玩,多寻寻刺激,没试过的也可以多尝试尝试,老来就没这睛力了。”

    阿昌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假装不去看他,又接着说:“昌哥你也年轻,乐乐也有老人带着,跟着朋友喝喝酒kk歌。”我顿了顿,“男人疯一疯也是可以的。”

    “呵呵,说的是啊,没想到阿弟看得这么开啊。”阿昌笑了。

    这个时候梦婷带着乐乐过来了:“什么事啊,聊得这么开心。看来阿伟跟你挺投缘啊,把你这闷瓜都逗笑了。乐乐,去叫爸爸抱。”

    “婷姐,我跟昌哥随便聊聊。”我笑着应答,看阿昌和乐乐在玩刷,我又说道,“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下午上班,想着跟阿昌的谈话,总有种良为娼的感觉,不知道阿昌是否会为之触动。

    晚上打了电话给梦颖说不回去了,又跑到隔壁的旅馆里。晚上快11点,大家都睡了,阿昌床去浴室洗澡,进入浴室前还往梦颖房间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没有关门,就开始响起了淋浴声。

    梦颖果然悄悄起身,光着脚走到门后,偷偷的看着阿昌在浴室洗澡。厕所的灯光是那么亮,照的梦颖修长的双腿雪白,只穿着黑色蕾丝花边的三角neik和薄薄的白色花边无袖衬衣,细细的腰揉揉一握,丰满的胸部高高鼓起,黑色的胸罩在微微透明的衬衣中若隐若现。梦颖搂着臂膀,另一只手伸到下t,夹在两腿间,美丽的脸颊绯红满面。梦颖一边偷看着阿昌强壮的身躯,一边紧紧抱着身体,两只修长的大腿不停的摩擦着,像是在暗示着深处的饥渴。

    阿昌洗完了,梦颖竟然没有动身,跟阿伟在门口撞了一下。

    “啊,梦颖你。。。”阿昌紧张的说着。手中擦拭着赤l上身的毛巾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下t的坚硬已经抬起了头。

    “我。。。我正好来洗澡。”梦颖支支吾吾的说着,身体靠着墙壁,双手扶着墙面,丰满的胸部不停的起伏,双腿曲卷在一起,黑色neik的s处若隐若现。

    梦颖抬红润的脸颊看着阿昌,嘴唇微微在颤抖,粉嫩的双手不停撩动着墙面,暗示着她娇躯最原始的饥渴难耐。阿昌火辣辣的眼神盯着梦颖,上身已经僵硬,粗长的yj微微颤动,似乎像一头将要迸发出来的野兽一样狰狞,一切都静止了,一切即将爆发。

    突然阿昌猛的捡起地上的毛巾,转过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梦颖在那里,梦颖像是逃兵一样,钻进厕所,关上了门。过了良久才响起淋浴声。

    我都看呆了。梦颖竟然会这样y媚不堪,赤ll的勾引着阿昌,身体已经完全交纳了出来,等待着男人的侵犯。可惜阿昌却似有顾虑,沉稳,耐心的性格决定了他的行为。

    如果阿昌跨过那条坎,走出世俗的束缚,将自己的欲望播撒出来,就在刚刚,面对着梦颖风情万种的神态,迷离焦急的眼神,以及高高挺起的呼之欲出的丰满大乃子,阿昌定会喷着熊熊欲火一把抱住那娇柔妩媚微微颤抖的身躯,冲向卧室,在梦颖的颤声中粗鲁的把她扔到床上,脱去运动裤,挺着坚硬粗长的大r棒来到美人的胸前,跨坐在梦颖的腰间,撕开白色薄质的衬衣,把黑色胸罩猛的一挑,把粗大坚硬的r棒c入那滑嫩的r沟,握着柔软丰满的rr挤放在大r棒上来回套弄着。

    美人红着脸微微低下头看着自己柔软的乃子在男人手里不停的变换形态,一条粗长坚挺的r棒在丰满的rr间冲撞着,情不自禁的伸出滑腻的香舌,舔着那进犯的硕大g头,男人握着丰满的茹房揉捏挤弄着,两团r峰上的鲜红乃头被大拇指用力的搓揉挑逗渐渐的变硬了。

    持续不断的抽送,使粗大的r棒在滑嫩柔软的rr间越来越硬,g头的马眼处被美人伸出的滑舌不停舔弄着,粗长的rj感受着丰满茹房的柔嫩感,坚硬的r棒开始跳动膨胀。

    阿昌猛的抬起下身,把住梦颖的下巴,挺着粗大的r棒,深深的c进美人的嫩嘴中,在梦颖香舌不断舔弄吸吮的配合下,跳动着喷s出一股股浓浓的jy。

    正想的入神,梦颖浴室的喷淋停止了,门缓缓打开了,阿昌没有在门前偷窥,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心中总有些异样的感觉。正当我心中纠结时,梦颖竟然赤l着身体走了出来,白白嫩嫩的身体异常撩人,丰满的胸部骄傲的挺起,腰间纤细,微微翘起的r臀下,是一双性感修长的双腿。梦颖悄悄的出来了,却是往阿昌的方向走去。

    梦颖轻轻的打开门,在阿昌的床头来回走动着,不知在担心什么,犹豫了一会,最后背着镜头跪到阿昌的床边,白嫩的身躯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清晰,秀发散落在后背上,细细的腰间一点赘r也没有,丰满的r臀枕在小腿上,像一个雪白水蜜桃,异常圆润翘挺。

    梦颖颤抖的伸出小手,像昨天一样,拉下阿昌的运动裤,看着那早已挺立的粗大r棒,有些痴迷,然后伸手握住,不停颤抖套弄着,慢慢的凑过头,低头含住了硕大的g头缓缓吸吮。吸吮声不断传出,中间还夹杂着梦颖满足一样的“嗯嗯”声,阿昌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似真的睡的很死,梦颖吐出g头,开始津津有味的舔着粗长的rj,另一只手竟然颤抖的轻轻抓住阿昌的大手,放到自己丰满的茹房上揉捏着。

    阿昌的一只脚微微动了下,梦颖却没有发现,继续认真吸吮舔弄着大r棒,一只手也伸到根部轻轻抚摸着鹅蛋大的两个g丸。阿昌的粗长rj被舔的一柱擎天,像一根巨大的g子,g头也硕大狰狞,梦颖贪婪的一口含住,有力的吸吮着坚硬的r棒,一只手死死的抓住阿昌的大手按在自己胸口上揉搓,细细的腰带着丰满的臀部的有节奏的画着圈。

    梦颖吸的正痴迷时,阿昌猛的转过身,挣脱了梦颖的嫩嘴和小手,把毯子拽到身上盖了起来。梦颖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连忙的走了出去。梦颖回到房间,倚在门上,似乎都能听到她喘着粗气的声响。

    阿昌听到梦颖走后,点了根烟,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很久,他们才各自睡着了。

    第十七章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1点了,梦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市场买点菜回去,我随便应答着。今天其实已经提前放假了,我没有告诉她,中午去吃饭,没有看到阿昌和梦婷,岳父说他们今天去见同学了。吃饭间我看着梦颖的表情,说不出的不自然。

    “梦颖,今天晚上我还要赶下工程,不回来陪你了。”我看着梦颖说。

    “这几天这么忙啊?工作重要,身体更加重要,晚上别累着了。”梦颖关切的说,眼睛清澈透底,一点都不像昨天晚上的她。

    “是啊,阿伟,你们年轻人,身体要保养好,还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等着你们去做。”岳父开着玩笑说。梦颖低着头吃饭,脸一下就红了。

    岳母也笑了:“老头子你咋这么不正经,老不正经一个。”

    “我说什么了嘛,老婆子咋老是针对我,我这是关心晚辈,阿伟,你说我讲的对不?”岳父打趣道。

    “谢谢爸妈关心,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我正色道。

    梦颖一直低着头吃饭没有说话,吃完饭,回到房间里,我搂着梦颖说:“梦颖,这几天冷落你了,等放假我们再好好恩爱好吗?”

    梦颖打了我一锤,嘟着嘴嗔道:“你想什么呢,你怎么跟我爸一样德行,现在就不正经了,以后还了得。”

    “你啊,就嘴硬,其实想的很是不是?啊哈哈。”我笑着说,手在梦颖饱满的胸部摸索着。

    “去去,真烦人,你现在怎么这样,大白天也不老实。”梦颖红了脸笑着说。

    “梦颖,我最近身体欠佳啊,我百~万\小!说上说的也对,女人到你这个年龄特别的需求。”我认真的说,“要不我给你买个z慰棒吧?现在很多年轻女性都用呢,我们也赶赶朝流,好不?”

    梦颖瞪着眼睛看我好像有点生气,悠悠道:“你发什么神经,赶紧上你的班去。”

    “好好好,我去上班,晚上我回家收拾收拾,带点东西路上用,明天早上过来。”我告别了梦颖就出门了。

    下午特别的无聊,我突然想到阿胜,这小子,怎么半个月了都没人影,每次都会主动联系我的,这半月怎么搞的,我又打了他的电话,还是没人。我决定去他家找他去,小子真是欠揍,竟然让我担心起来。

    我打的到了他家的小区,他是住在市里最繁华的地段,这里的房价都特别的贵。我最电梯到了他家的楼层,按了门铃,想了半天都没反应,然后我一边喊着阿胜,一边敲门,过了很久,门才打开。阿胜看着我一愣,我看着他也是一愣,银行总部的高帅富,竟然留着唏嘘的胡子,头发散乱的很,衬衫上还有污渍,全身散着酒气,像是刚喝过酒。整个样子像是老了10岁。

    “阿伟。你来了。”阿胜抬着眼皮看着我。

    “你小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消失了这么久都不联系我。”我吃惊的问。

    “进来再说吧。”阿胜吆喝我进门。他们家非常大,装修也很豪华,但是很脏,阿胜一看就是个不爱打扫的人,以前他老婆在的时候,还有保姆,这阵子她老婆怀孕后就把保姆打发走了,当然,我知道,是为了方便他约炮而已,他自己也说过,他的床睡过无数女人。

    “来陪我喝酒。”阿胜拿了个杯子,给我满上,桌上放着十几个空瓶子,什么样的酒都有。

    我一把抢过酒瓶骂道:“你tmd疯啦?不要命啦?”

    “没错,我就是疯了,我就是不想活了。”阿胜喊道。

    “到底出什么事了,跟兄弟说说,你怎么会变这样?”我认真的问道。

    阿胜抢过酒瓶到满了酒杯一饮而尽。慢慢的说:“我就是这个命啊。”又倒满一杯一口喝了,“我老婆流产了。”

    我听了后惊呆了。听着他慢慢的说,才知道来龙去脉。

    两个星期前,他老婆在医院意外流产了,他当时觉得是自己不对,没有在老婆身边照顾她,都怪自己玩物丧志,没有把家庭放在首位,决心以后改头换面,一心照顾老婆,当他找到医生的时候,问他什么时候再可以要孩子,医生很无奈的告诉他,你老婆已经无法生孩子了,她的zg壁实在太薄了,因此才会意外流产的,以前打胎太多了,zg壁被削的太薄,现在已经没法生孩子了。

    阿胜当时听了很可不思议,他们从来没有打过胎,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冲进病房打了他老婆,还骂她是个剑人,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些,他老婆只是笑笑,说:“你以为自己是个好东西?别以为你那些事我不知道,我清楚的很。”阿胜甩门就走了,一个人把自己锁在家里,班也不上,天天喝酒买醉,他爸妈岳父岳母都打来电话责备他,他愤怒的把手机都摔碎了。

    “阿胜,坚强起来,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以前不是经常教导我要踏着困难前进吗?艰难的时期总会有的,跨过去就是海阔天空。”我同情的安慰着阿胜,毕竟阿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对他好比亲兄弟一样,这件事对阿胜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没有什么比失去家庭失去孩子要来的痛苦残酷。

    “阿伟,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很欣慰,你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听我诉苦,安慰我。”阿胜喝了一口酒,认真的看着我,“阿伟,如果哪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们是朋友,是不是?我想,我现在这个样,一定会得到原谅的。唉,这都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啊。爸妈不许我离婚,那个剑人我一点也不喜欢,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阿胜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阿胜,别再说了,你喝醉了,你不能再这样了,你要坚强起来,办法总会有的。”我安慰着他,把他扶到卧室,卧室里的东西都给他砸坏了。他躺倒在床上,还在不停的哭喊,我在旁边不停安慰他,慢慢的阿胜就没了声音,睡着了。

    看着阿胜,心中觉得特别的怜惜,这样的有钱人,生活怎么也会如此,有些时候,钱并不能给人带来快乐,钱只能给人带来一种变态的优越感,生活质量却不会有太大改变,现在拥挤的城市,买一辆qq和买一辆q5在实用方面根本不会存在太大的却别,而你开着q5出去和qq出去,心中的感觉和得到的评价截然不同,人们总会把那总变态的优越感建立在穷苦的人群上,看着电视上或者身边各种不幸福各种不安定,心中会有总幸灾乐祸的优越感。这个社会都把这种感觉定为成幸福。却不知在哪才能寻到课本里那种与人分享与人同乐的真正幸福。

    我帮阿胜整理着房间,在后门发现已经摔碎了的手机,我拿了起来,已经开不了机了,突然想起阿胜刚才对我说的话,我竟有种想看他手机的欲望。我找来了数据线,想通过电脑看能不能进入手机硬盘。我走到书房,桌上是一台笔记电脑,旁边放着一台sony的摄像机,外套用四驱车的模型套着,做的很睛致,从外边能难看出这是一台摄像机,我拿了起来,看了看,又放下了。我打开电脑,c上数据线,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这手机质量真的很差,摔几下就成砖头了。我关了电脑,把手机扔到抽屉里,起身去了客厅,看起了电视。

    等到阿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

    “你怎么还没走?”阿胜揉着头问道。

    “你都这样了,我不照顾你,谁还会照顾你啊。”我打趣的说。

    阿胜没有说话,做到我一边,递给我一根烟,慢慢抽了起来。

    “阿伟,真是谢谢你了,有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阿胜抽着烟认真的说。

    “谢什么,谁让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呢,看着你这样,我也挺难受的。”我拍拍他的肩,“走吧,我们去吃饭,过了今天,你就要重新开始生活了。”

    阿胜勉强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仪装,跟我出门了。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中档餐厅,点了很多东西,阿胜真是饿坏了,估计已经好几天没有吃熟食,在我不断的安慰和鼓励下,阿胜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这时,突然有个人打了一下。

    “阿伟哥?!”一个穿着青色衬衣的女孩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青荷?这么巧,你也在这?”原来是青荷,她还是那样充满生机,脸上总是露着开心的微笑,小巧玲珑的身材闲得很睛致。

    “呵呵,我家就在附近呢,我正好过来吃点东西,真巧啊,没想到还能遇见你。嘻嘻。”青荷笑嘻嘻的说。

    “呵呵,是啊,太巧了,我真好跟朋友过来吃饭,哦,我介绍下,这是阿胜,我铁哥们,就是我跟你提起在银行工作的那个。”我站起来介绍着阿胜。

    “你好,我叫青荷,在银行实习,听说你也在银行工作,幸会啦,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呢。”青荷笑嘻嘻的伸出手跟阿胜打招呼。

    阿胜似乎还没有恢复心情,愣了一下,淡定的跟青荷握手说:“你好,幸会了。”

    我吆呼青荷坐下来,慢慢的跟她热聊起来。

    “阿伟,过节了,你有什么打算吗?”青荷笑着问我。

    “明天跟岳父一家去西湖玩,趁这几天放假,天气也不错,好好出去玩玩。”我说着。

    “哇,真好啊,西湖好漂亮的。真替你开心。”青荷羡慕的说。

    “青荷妹子,你十一去哪玩吗?”我问道。

    “十一想带爸妈去海南岛玩,不过他们说闲贵,说我好不容易刚上班赚点钱就拿来挥霍,很不愿意。”青荷有些无奈,“爸妈都是农村的,年轻时候就想去外面转转,特别是南方,可惜因为有了我,照顾我上学住行,没有时间也没睛力。作为女儿,我只是想圆爸妈一个愿望。”

    我同情的看着她,突然又看了看一边不做声的阿胜,看他忧郁的神色,一直盯着窗外看, 完全没有想跟我们聊天的意思。

    “我这个朋友正好也想去海南岛,你可以跟他一起走,他在那边认识不少朋友,路上开销还能优惠点。”我指着阿胜说。

    阿胜回过头来诧异的看了看我,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青荷,笑着也没说话。

    “这样不好吧。太麻烦阿胜哥了。”青荷看了看严肃的阿胜,“我看还是明年吧,等我攒足钱,再带爸妈去。”

    “有什么好麻烦的,反正顺路,也好有个照应。机会难得呢,说不定你明天有新的打算。”我解释道,然后推着阿胜,“阿胜你到是说个话啊。”

    “我。。。”阿胜支支吾吾也没讲什么。

    “还是算了吧,阿胜哥肯定是带着老婆去的,我跟着去像个什么样,别为难他了,谢谢你,真的不用了。”青荷不好意思的说。

    “我离婚了。”阿胜突然抬起头认真起来,然后缓缓道,“我是一个人,我们一起走吧,也好有个照应。”

    我惊讶的看着阿胜,投过支持的目光:“对,他是一个人,还得麻烦你来照顾,你愿意帮这个忙不?”我问着青荷。

    “呵呵,别这么说,我还怕麻烦阿胜哥呢。阿胜哥,你千万别勉强啊,我只是随后说说的。”青荷尴尬的笑笑。

    “他准备明天就出发,你晚上跟你爸妈说一下,准备一下就可以出发了。”我抢着替阿胜说。

    “明天就走?票还没买呢,现在肯定买不到了,看来真是走不成了。”青荷嘟哝着说。

    “这点小事对阿胜不算什么,阿胜认识机场的朋友,几张飞机票能搞定的。”

    “坐飞机去啊?不不,太破费了。”青荷摇着头。

    “没事,阿胜能搞到免费的机票,你放心好了,明天带着你爸妈跟阿胜碰头就好。”我骗着青荷,阿胜可笑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

    “这。。。”看来青荷是非常想去,又不放心,看了看阿胜和我。

    “难得认识,阿伟是个好人,我是他朋友,你放心好了,正巧也顺路,就当是个照应。”阿胜认真说着,“开销你不用担心,我很多朋友在那边,住宿什么的能节约一半,再说,我们都是银行的,难道还怕缺钱吗?”

    “哈哈,说的是啊,那就麻烦你了,以后我一定会把钱给你还上的。嘻嘻。”青荷放心多了,开心的笑着。

    吃完后,青荷留了电话号码给阿胜,然后就回家去了。我看着阿胜,拍了拍他的肩膀:“阿胜,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希望你能出去散散心,别老是一个人闷在家里,事情也过去了,日子总要继续,别想太多。”我第了根烟给阿胜,“青荷是个开朗的姑娘,希望能给你带来生气。别死气沉沉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你。”

    阿胜看着我,眼中全是感激:“阿伟,真的很感谢你。”

    我挥了挥手,吸着烟接着说:“你可别打青荷的注意,她还是个很单纯的姑娘,跟梦颖那会儿一样,刚入社会,什么都不懂。”我认真的说,“你要是对她下魔手,我可不放过你。”

    阿胜看了看我,淡定的说:“放心,我现在也没这个心思了。”然后转过身去悠悠的说,:唉,我的报应还不够惨吗?”

    看着阿胜,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真心希望他能好起来。

    第十八章

    晚上回到梦颖家旁边的旅馆,已经是晚上10点了,看着监测画面,梦颖已经在床上看电视了,阿昌好像还没有回来。

    梦颖都快睡了,等过了一会,阿昌和梦婷才回来。梦婷洗了洗就去睡了,阿昌一回来就躺倒在床上,没一会就打起了呼,看来是喝了很多酒。

    等没了动静,梦颖悄悄的从房间走了出来,趴在门上听着声音,然后迟疑了一会儿,又走进了阿昌的房间。。

    夏末屋外的星光微微一斑,寂寞的虫叫在静夜中徘徊,跃动的心绪弥漫着整个房间,月光照在梦颖洁白的身上,肌肤显得那么光滑白皙,披着散发的娇首,微微在男人的胯间蠕动,时不时的一阵“滋滋”的吸吮声婉转的传来,阿昌的呼声渐渐变小,趴在男人胯间的梦颖,贪婪而又青涩的舔着粗大rj的边缘,硕大的g头微微发着光泽,两个g丸在柔嫩的小手中被轻轻抚弄,妩媚撩人的娇躯微微颤动着,透着少妇独有的浪荡与矜持。

    连续几晚的y媚现象让我明白,只有刺激和满足才能驱使着梦颖,即便是梦颖回到了我的身边,再也无法找回那种单纯的感觉。女人可能真会变,像是在全民调查中,80%的女人承认有过婚外情,而又有80%的女人选择不后悔并保守秘密。我不知道梦颖是不是那80%中的不后悔,我也希望她是这样保守秘密。看着她平日里端庄贤惠的样子,真难想象她会背着我做出这些。回过头想想,我也不是个好东西,看着梦颖被r欲湮没,自己心中却充斥着激动与刺激,我在堕落中寻找重生,却被罪恶吞噬。

    坚持的路,就要走下去。

    阿昌已经微微的开始喘着粗气,不时的发出满足的哼声,看来是要醒的样子,梦颖却没有停止动作,一边吸吮的粗大r棒,一边斜着头看着阿昌的反应,两只小手也在粗长的yj上套弄起来,光亮的g头被吸的滋滋作响,带着少许美人的“嗯嗯”声传了过来。

    “嘀嘀嘀”。床头的电话响了,梦颖惊吓的打了个机灵,阿昌一下坐了起来,好像被发现什么,梦颖扶着阿昌的大腿,坐在小床上,娇躯微微颤动,阿昌的粗长坚硬的大r棒,在两人中间狰狞的跳动着,他们就这么一直互相对视,电话的铃声还在不停响着。忽然梦颖蹦了起来,风一样的扭动着跑回房间。关上了门,倚在墙边娇声喘着气。

    阿昌胡乱的接了电话,低声在电话里跟同学说着话,看来是询问是否安全到家。身体却一直没动,保持着那个姿势。

    梦颖在房间里,不安的坐到床上,修长的双腿撑了起来,把脸埋在了膝盖间,一只手不停的撩动着耳后的秀发。

    过了很久,梦颖开始翻动衣物,找了nei衣neik,往厕所走去,进门时也不忘往阿昌的房门看了看。

    阿昌不停的在床头抽着烟,颤抖的双手让他显得那么的不安定。忽然浴室想起了淋浴声。阿昌猛的抬了抬头,起床悄悄的走了过去。

    厕所的灯光找到廊间,阿昌别着门偷偷往里面看。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的这么默契的配合,生疏而又刺激。

    过了一会儿,于是里头的喷水声停止了,阿昌的下t竟然抬起了头,在裤头中撑起了一片天。

    阿昌转过身,侧对着门,竟然伸手掏出了巨大的r棒套弄起来。

    浴室中的梦颖,不知道做了什么,或是摆动了什么诱人的姿势,让阿昌竟然这么刺激,粗长的r棒在手中不停变硬变挺,套弄yj的手也开始变的有力起来,下下都能让浴室中的梦颖发现它的粗长坚硬。

    阿昌不停的套弄着yj,身体快要正对着门口了,粗腰有力的挺动着,像是性j一样,突显它的强壮,浴室中的梦颖却没有任何声响,只有灯光,像是越发光亮,映s在阿昌的身躯和粗大r棒上。

    套弄yj的手越来越快,忽然阿昌低吼一声,身躯开始颤动,一股股浓浓的jy像是高压水枪一样,s向厕所里边,持续了4;5股,浴室中的梦颖也是娇呼了一声,不知看到这么强烈的亵渎,是否感到惊心和刺激。

    回过神来的阿昌罪犯一样的逃回房间,留下梦颖无声的在浴室中。

    过了好久,梦颖从浴室中出来了,回到房间,打开昏暗的床头灯,坐到床头,整理着衣物,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双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绯红的脸蛋,修长的双腿也并到了一起。

    我点起了烟,双手不听使唤的抖动起来,下身竟然开始坚硬,想了想刚才的画面,阿昌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举动,不知道是被酒睛刺激了还是因为梦颖不停的挑逗,让他开始放弃了抵抗。

    过了个把小时,梦颖在房间里已经没了动静,似乎睡着了。阿昌却在床上辗转反侧,不停的抽着烟。都已经快12点了,阿昌突然起了身,悄悄的走进了厕所,开始洗澡,浴室门开着,看来他也希望客人能按时到来,可惜客人累了,在房间里静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洗完澡后,阿昌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竟然站住了,忽然转过身,向梦颖的房间走去。

    阿昌颤抖的打开房门,借着厕所的灯,摸索着来到梦颖床边,掀开了毛毯。梦颖背着阿昌侧躺着,秀发散落在肩上,后背睛致细小,纤细的腰间显得那么柔弱,一缕光滑白嫩的肌肤漏了出来,像水一样清澈细腻,性感的粉色neik紧紧的包裹着柔软的臀部,两片臀r异常丰满翘挺,臀瓣间的y户在neik中突现出了饱满的形状,修长的双腿曲卷着,像水蛇一样盘在一起。

    阿昌喘着粗气上了床,颤抖着伸出手摸向那两团丰满的臀r,捏住了一片开始轻轻的揉弄起来,另一只手把着大腿抚摸着。

    魔手贪婪的在梦颖臀上滑动,停在了两腿间饱满的y户上,隔着薄薄的neik轻轻揉弄着,另一只手,伸向梦颖纤细的腰间,摸着光滑的肌肤,然后缓缓伸进睡衣中,向胸口摸去。

    忽然梦颖翻了个身,阿昌停顿了一下,看梦颖没有反应,搬开梦颖的美腿,移身来到两腿间,压了上去。两只手竟然大胆的撩起梦颖的睡衣推到肩上,拉着梦颖粉红的胸罩推了上去,一双丰满坚挺的茹房就跳动了出来,阿昌惊呆了一样看着两个挺拔的大乃子,颤抖伸出双手握住了,像是揉面一样不停的捏着,柔软丰满的茹房充实着阿昌的魔手,滑嫩的rr在阿昌的手指尖挤弄,阿昌喘着粗气,低头含住了娇柔的r峰一阵吸吮。

    “嗯。。。。”梦颖竟然娇喘了起来。

    阿昌贪婪的挤捏着丰满的乃子,大嘴不停的在r峰间吸吮,柔软的茹头也被大舌头抵住根部舔吸着。

    “嗯嗯嗯。。。。”轻细的呻吟声间断的传来,像似鸟儿鸣叫一样婉转含蓄。

    梦颖柔软的身体,因为阿昌的舔弄,在床上微微扭动着,丰满的茹房偷偷的挺了起来,任由男人粗鲁的摘采。

    “嗯嗯啊。。。。”在梦颖轻声的娇喘中,阿昌吐出了柔嫩的r峰,顺着光滑的肌肤舔到下面,停在了小腹上,微微掰开梦颖的双腿,在y户上亲吻着。

    “嗯嗯。。。。”梦颖眼睛紧闭,还在装睡,只是嘴中却情不自禁的呻吟着。

    阿昌抚捏着的双手离开了梦颖白嫩的大腿,来到了腰间,抬起梦颖的翘臀,微微用力就把梦颖羞涩的小neik脱到了大腿一半处,发着水光的y户上,是一片黑黑的丛林,阿昌把住修长的大腿,用手指分开两片饱满的y户,伸出舌头缓慢而有力的舔了下去。

    “嗯。。。。。。。。。。。”梦颖娇躯颤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美丽的双目还是紧闭着,双手微微的抓住了床单,嫩小的脚趾也圈了起来。

    阿昌头部摇动着,在梦颖y唇间不停的舔吸,“滋滋”的吸吮声不断传来。

    “嗯。。。。。”每一次深深的舔吸都会引起梦颖一声娇喘,大腿被大大搬开,白嫩的小腿在空中悬浮着。

    “嗯嗯。。。。嗯嗯。。。。”梦颖的呻吟渐渐变的妩媚,充斥着满足与舒畅。

    可能阿昌也被这诱人的娇喘刺激了,猛的起身,脱下身上的neik,解除了早已粗大坚挺的r棒的束缚,挺着r棒来到了梦颖娇首的一侧,竟然握住粗长的r棒放到梦颖的脸庞,在梦颖柔美的脸颊上挤擦了一会,然后把这r棒来到梦颖的嘴边,不停的在性感的双唇间缓缓蠕动,阿昌的双手也伸到了丰满的茹房上,粗鲁的抓捏着柔软的rr变换着各种形状。

    坚硬的大r棒在红唇间挤弄着,感受着细唇的温暖和柔嫩。梦颖闭着眼睛,没有动静,任由粗大的r棒在双唇间滑动。粗大的rj微微用力,挑开红唇,不经意的摩擦着贝齿。

    “哦!”阿昌低吼了一声,一条香舌微微探了出来,蜻蜓点水一样,扫在了阿昌的g头的棱角上,红唇微微张了开了,让香舌配合着粗硬的r棒在红唇和贝齿间滑动。

    粗大的r棒开始泛着光泽,香舌不停在yj的r壁上舔弄着。忽然美人的贝齿张大了开来,让硕大的g头一下陷入小嘴中,感受着滑腻香舌的舔弄和温湿小嘴的紧紧吸吮。

    “梦颖。。。”阿昌温柔的叫着美人的名字,梦颖已经睁开了眼,拉开了床头的灯,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跟阿昌对视着,绯红的脸颊微微倾斜,含住粗大的g头“滋滋”的一阵吸吮。阿昌大力揉捏着丰满的大乃子,r棒也在不停跳动着。

    阿昌猛的动了一下,双手扶着床头,身体倾斜,跨坐到梦颖的胸口,挺着粗大的rj,缓缓的c进梦颖的紧嫩的小嘴。梦颖配合性的抬了抬头,让粗长的r棒能更加深入自己的口中。

    梦颖双手扶着阿昌健壮的臀部,小嘴大大张开着,容纳粗大r棒的一次次深入,细细的红唇在粗壮的rj上蠕动,坚硬的r棒在梦颖口中缓慢有力的抽c着,每次都c的很深。

    粗大的rj已经散发着y媚的光泽,梦颖的红唇边也透着水光,阿昌大力的抽c起来,每次都要把r棒深入到最里面引起梦颖娇躯的乱颤,才缓缓的抽出来。

    “嗯啊。。。。。。。”一次深入后,梦颖的表情显的有些难受,红着脸挣脱了口中的巨w,粗长的r棒像剑一样坚硬,从梦颖的嘴中弹了出来,竖立在那里。

    梦颖绯红了脸,慢慢伸出舌头,开始在坚硬的r壁上舔弄,阿昌喘着粗气,挺动着r棒配合着梦颖,低头看着美人,很认真的在自己的r棒上来回舔吸着,然后含住一粒大卵蛋用力的吸吮着。

    “滋滋,噗。”一阵吸吮后,梦颖吐出了沾满口水的硕大g头,用颤抖的声音呻吟道:

    “嗯。。。。姐夫。。。我。。。我要你进来。。。”梦颖火红的脸对着身上的阿昌,眼中满是饥渴与空虚,香舌伸了出来,舔着红唇,坚硬的r棒就在旁边,像示威一样跳动着。

    “梦颖!”这个时候,阿昌喘着粗气,低吼一声,猛地站起身,跪倒梦颖的双腿间,把这一只美腿,拉下粉色的薄质neik,放到另一只的腿弯处,双手粗鲁的瓣开颤抖的双腿用力挤到梦颖的胸前。

    丰满的翘臀因为大腿被压迫高高的抬起,暴露在男人面前,白嫩的小腿垂直悬挂在空中摇摆着,粉色的neik在腿弯出微微摇动,早已y滑不堪的湿润y部散发着耀眼的y光,浓浓的ym已经粘稠成一片,湿润粉嫩的y唇在微微蠕动。

    阿昌双手按住梦颖白嫩的大腿,挺着好似要爆发一样的粗长坚硬的r棒,抵在了梦颖湿湿的y唇间。

    “嗯嗯嗯。。。”巨大坚硬的r棒在y滑的y唇间来回滑弄顶动,梦颖颤抖的呻吟着,双手抓住两边的床单,红润的脸颊微微垂着,妩媚的眼神饥渴的看着身上姐夫的每一个动作,似乎渴望姐夫粗长的yj能够立即深深的c进来,填补自己娇躯深处的空虚,感受着它的滚烫和坚硬。

    阿昌不断挺动着粗长的rj,感受着梦颖粉嫩y唇间的湿滑和柔嫩。然后伸手握住巨大的r棒,硕大g头用力挤开粘滑的y唇,顺着湿润的y水抵住了柔软的x口,阿昌调整了位置,向下微微用力的深入了进去,似乎慢慢要享受这种被稚嫩xr微微吸吮的紧嫩和柔滑感。

    “嗯嗯嗯嗯啊。。。。”随着梦颖长长的呻吟声,硕大的g头已经缓缓的陷入一半到嫩x中,白嫩的翘臀高高抬起,修长的双腿颤抖着大大的分开,丰满的茹房在胸口微微的晃动着,梦颖咬住了嘴唇,即将享受到被粗长坚挺的r棒一c到底的那种舒爽感和充实感。

    “砰,噗通。”微微的一阵响声,阿昌颤抖的起?

    第 8 部分

    第 8 部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