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戳心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接下来半个月,唐棠跟着苏少去了不少私人鉴定场,轻飘飘地给他择一件贺寿好礼。

      这是一枚黄橙橙的铜钱,方孔处略微有破损痕迹,周边刻着长命百岁四个字。

      此钱俗称花钱,也叫吉语钱,从反面的姓氏和雕刻细节来看,应是明初物件。

      就价值来讲,自然比不上如果是真品的金梳背。

      苏少钱花少了,很不是滋味:“就这?能拿得出手?”

      唐棠不免笑话他:“给你祖母拜寿又不是比财大气粗,你家祖母还缺一尊金佛吗?自然更看重子孙的心意。”

      “而且这东西拿出来低调,不会招人嫉妒。”

      叁下两下地,给花钱编出精致的穗子,夹着金丝线,拿在手里玲珑又讨喜,方便随身携带。

      苏少把礼送出去,喜气洋洋地回来,狠敲唐棠的脑袋:“好嘛,就你这个小丫头懂事!”

      祖母开心了,他爹也开心了,还夸他知道收敛,人也成熟不少,许诺要把一家百货商场的经营权交给他。

      作为回馈,他要以买家的身份帮她寻找烟树图的下落。

      只是这过程并不顺利,南宋的假画遍地都是,连后世出自明清的高仿都看过了,真图连根纤维都没看见。

      直到一个月后,苏少兴冲冲地过来,拿出两张黑色烫金的入场券。

      “这是一处私人拍卖交易场,能进去的都顶有身份,听说烟树图会在里面竞拍。”

      拍卖行的门口很低调,是那种老式的四合院门口,通常都是几家人挤一方的旧院子。

      门口的保安接了请帖,这才放人进去。

      大门口处横着一处关口石,绕过这块不起眼的石头,才能看到里头的全貌。

      唐棠脚步一停,脚下的切割方正的水磨石一块块地排开,边角线条圆润。

      石与石的缝隙中流淌着清水,一颗百年银杏高高矗立在院中,金黄的叶子在阳光下纷纷扬扬。

      浑厚的底蕴无声地蔓延开来。

      有人引着他们到了旁厅,说客人还没到齐,到齐后晚上九点正式开拍。

      苏少摸摸鼻头,讪讪道:“看来我们来早了点。”

      何止来早了点,跟人家懂行的人比,他们可是来了个绝早,还要熬下两个小时。

      不知怎地,随着天色渐变,唐棠愈发心慌气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