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节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1. 电流经过心脏时,心肌细胞的兴奋度平衡被打破,起搏点也紊乱了,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心室纤颤和心力衰竭。电流强度过大的时候,可以直接导致心搏骤停。

      2. 电流进入人体后,直接作用脑干的呼吸中枢,导致呼吸中枢麻痹。这个控制人自主呼吸的部位一旦麻痹,人的呼吸就立即停止。在一定的时间内,如果不对受害人进行有效的救治,其就会因为窒息而死亡。但如果抢救及时,很多人可以挽回生命。

      3. 有过电击经历的人会知道,遭电击后,会甩不开手中的电线。主要原因是电流会导致肌肉强直性痉挛,不听使唤。那么,负责控制我们呼吸的肌肉——呼吸肌,也会因为电流的作用而痉挛。即便我们的大脑还在控制我们呼吸,但没有了肌肉的支持,一样会发生窒息而死亡。

      4. 被高压电击的人,也可能直接死于电烧伤及其继发的休克、脂肪栓塞或者器官破裂。

      很多朋友有这样一个误区,就是被电击时电压越高,人死得越快。其实不然。与低压电相比,高压电(1000v以上)引起的休克反而容易救治。高压电的危险主要是使衣物燃烧、组织烧伤。而低压电则作用于心脏,导致心室纤颤和心搏骤停。那么,法医该如何认定电击死呢?

      其实电击死的最好辨认方法就是电流斑。一般电击案件中,在尸体上都会找到电流斑。电流斑是一种特殊的损伤形态,是电流通过皮肤的时候,因为热和电解作用在皮肤上形成的一种特殊损伤。其一般呈圆形和椭圆形,中央凹陷,周围隆起,边缘钝圆,和周围组织分界清晰,质地坚硬,呈灰白色或灰黄色,类似于火山口一样。

      电击死的尸体上通常会出现一两个电流斑,偶尔也会出现多个。常见部位依次为手指、手掌、前臂、足底、胸、肩、颈侧、小腿和足背。也有隐蔽位置,如头顶、下腹处,这样的电流斑必须通过仔细尸检才能被发现。

      在显微镜下,电流斑部分基底层细胞的细胞核纵向伸长、变形,呈栅栏状排列。肉眼难以分辨是否是电流斑时,可通过组织病理学检验确诊。也有个别法医把痣、疮等生理病理特征或小片状擦伤误诊为电流斑。

      总之,电流斑是诊断电击死的最重要特征。除此之外,还有皮肤金属化(高温下,电导体的部分金属物质会熔化沉积到皮肤上)、电击纹等其他电击死的特征。但诊断死者系电击死,还必须排除其他比如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中毒等死因,才可综合确定。

      可见,在确定了触电现场、触电尸体特征等情况后,法医判断死者是否为电击死,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实践案例中,法医不仅要判断死者是否为电击死,更要判断电击死现场是否符合意外或自杀的案件性质特征,以帮助专案组确定案件性质。

      首先,法医要排除触电现场的一切疑点,所有的合理怀疑都应该有合理的解释。其次,法医和现场勘查人员应该对现场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发现或者排除有其他人作案的痕迹。最后,法医要对尸体的附加损伤进行检验,发现是否有约束伤、威逼伤或者抵抗伤,分析死者在触电之前有无搏斗、抵抗的痕迹。

      有了法医和现场勘查人员的结论,再结合侦查部门对死者生前活动情况等的调查,这样确定下来的案件性质,一般就万无一失了。

      自救x小剧场

      聂之轩:“小白,你踩着凳子在做什么?”

      小白:“办公室的日光灯坏了,我来试一试修好它。”

      聂之轩:“你切断电源了吗?”

      小白:“哎呀,我忘了。”

      聂之轩:“你看看,多危险,我们日常用电可真是要注意安全啊。”

      小白:“知道了,不懂电工知识,就不要贸然维修家中的电器,即便是要维修,也一定要切断总电源。”

      聂之轩:“不仅如此,家中的线路一旦出现故障,一定不要怕麻烦,要找专业人士来检修。尤其是房屋年代久远,电线老化,就更危险了。家中选用电线,也一定要选质量过关的;对于有孩子的家庭,也要在一些孩子可能触碰到的插座上安装绝缘卡扣。”

      小白:“我记得我们上次还出了一个在暴雨中被电击死亡的案子,对吧?”

      聂之轩:“是啊,除了家中用电的安全防范,也要防范公共区域电击事件的发生。比如要教育孩子们在玩耍的时候,远离那些店铺门口的灯箱,我们经常会遇见孩子被灯箱电线电击的案例。还有,在下雨的时候,一定要远离供电线路和变压器,不要在电线杆、路灯、信号指示灯等用电公共设施或者是金属广告牌附近避雨。尤其是在暴雨、城市内涝之后,尽可能避免蹚水。”

      小白:“高压电线虽然位置高,但是也有触电的可能,对吧?”

      聂之轩:“我就是被高压电电击导致了残疾。我们外出钓鱼、放风筝的时候,一定要切记远离高压电线。我们经常会遇见因鱼线、风筝线触碰高压电线而触电的案例。”

      小白:“……听起来好恐怖啊。我要是触电了,师父你一定要救我啊。”

      聂之轩:“如果发现别人触电,要在首先保障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去解救。如果知道总电源位置,立即切断电源是最优方案。如果不明确电源位置,则要用绝对绝缘的物体,想办法让触电者离开触电源头。在解救下来后,如果触电者有呼吸、心跳,就将其放平休息,减轻其心脏负担;如果呼吸、心跳已经停止,则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当然,在此之前,要及时拨打120求救。”

      小白:“有个会急救的师父,我突然觉得安全了很多。”

      聂之轩:“为了让我安全很多,你用心点儿学吧。”

      第7章 第七案 碎尸式自杀

      都身首两处了,凭什么不算命案?

      夏晓曦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姑娘,总是因为一些小事儿而不知所措。尤其是感情问题,她总是拿捏不好分寸。在漫长的恋爱过程中,她不知道闹过多少次分手,闹过多少次自杀。终于有一天,她的男友彻底受不了了。

      在又一次提出分手以后,男友就关了机。等到他再次开机的时候,除了收到无数条来自夏晓曦的语音留言,还有几条公安局的来电提醒信息。

      男友知道出事了。

      事发在夏晓曦曾经和男友同居租住的小区里,他们住在20楼。男友抵达现场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地面上有一具尸体,俯卧在地,没有头颅。而在尸体不远处的草坪中,居然有一个血淋淋的头颅,那不是别人,正是夏晓曦!

      男友被吓得坐在了地上,一时不知所措。而身边一个妇女,原本正坐在地上号哭,此时却翻身起来,奔跑过来一脚踢翻了他。

      “你这个畜生!你居然杀了她!还碎了尸!”一边咆哮着一边疯狂踢打他的妇女,正是夏晓曦的母亲。

      “不!不!不是我!”男友意识到自己成了犯罪嫌疑人,吓得语无伦次,“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她!我怎么可能杀她?”

      小白见状上前及时拉开了两人,说:“别着急,我们还在调查事情的原委。”

      “有什么好调查的?就是他杀了晓曦!”夏母叫道。

      “现场勘查和尸检都没有完成,我们还不能认定这是一起他杀案。”小白说道。

      夏母瞪着小白:“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不是他杀!难道自杀也可以碎尸吗?难道是夏晓曦自杀了以后,又碎了自己的尸体吗?你不是法医吗?有你这么黑心的法医吗?”

      “黑心?”小白指着自己的鼻子,气得满脸通红。

      “他并不黑心,您的女儿真的就是自杀。”聂之轩脱下手套走了过来。

      “放屁!”夏母叫道。

      “您听我说,”聂之轩说,“经过调查,死者刚刚失恋,而且有多次自杀史,她具备自杀的心理动机。”

      “闹过自杀的人就会真自杀吗?你这是什么道理?”夏母哭着说。

      “阿姨您冷静点。”聂之轩说,“我们通过现场勘查,发现死者原来租住的房屋窗户,就是起跳点。这个窗户的窗沿处,只有夏晓曦一个人的足印,可以排除她跳楼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