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itre10不,是饲养员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冲动一时爽,收摊儿两行泪…

      我跟蓝天睡了…还是我主动招的他…

      昨晚上有酒劲儿顶着,我敢胡作非为,现在可怎么收场…

      书里说,一般这情况都是男人先醒,为了不负责会转头就走,所以,装睡应该能蒙混过关!

      等他起了、走了,我再动。

      可是我现在就想去厕所…怎么办…

      哎?!他醒了!再忍忍,估计他一会儿就穿衣服走了!

      等等,他这手是往哪里摸…

      他兄弟…在那里蹭什么蹭…

      我这人还没醒,他难道就想再来一发?千万别,我还憋着呢!

      彪姐那话咋说得来?

      [等你撕下他兄弟的面具时,你就会发现,最特么禽兽的就是他!-by 彪姐]

      姐,姐,您如此金口玉言,以后能说点好话么,我现在想哭!

      “你要是还继续装睡,”他从后面揽着我,伏在我耳边轻说,“我立马就进去。”他兄弟很配合的在我的私处轻轻磨蹭着,有两下甚至都跑进去一小节,“它现在清醒的很,正适合来场酣畅淋漓的运动。”

      “我去厕所!”我掀起被子,拔腿就跑,徒留某禽兽蓝在后面笑。

      我用完洗手间,冲了一个澡,在洗手间门口徘徊。

      不过想想,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早超生。

      裹着浴巾,我推门而出。

      我出来的时候蓝天只穿了条内裤坐在餐桌那里喝水。见我出来他便招手示意我过去。

      他把我揽过去,坐在他腿上,“我昨天坐地铁来的,一会儿我先回家去拿些换洗的衣物。然后开车回来,我们下午一起去买菜,也给我买些日用品。”他一抬脚,示意,他还赤着脚,“没拖鞋还是挺不方便的。”

      他把头往我怀里拱了一拱,接着道,“还有些东西,家里也要备下,免得总扫兴,不是?”

      他在说…套套么…他怎么这么好意思…

      “我很快就回来。你在家乖乖等我。累了就回去睡一下,不累就想干嘛干嘛。”

      啰嗦,这是我家!

      “好了,交代完了。”他抬起头,“我能有份儿早餐么?昨天喂了你大半夜,消耗还是挺大的。”

      这人…他以前是这么不要脸的么… 我吃惊的看着他…

      “我吃饱了,晚上才有力气接着喂你,不然很快就会精尽人…”

      我赶紧捂住他的嘴,接话道:“你想吃什么?说就是。”

      “我很好养,不挑食,你做的就行。”他拉下我的手,舔着脸说。

      “好,那我看着做。”

      “我去洗澡,然后就等着被投食了。”他舒心的笑着,把我从腿上放到地上,起身去了浴室。

      [那反差,绝对萌死你!-by 彪姐]

      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感慨,彪姐,您那张嘴是什么做的?能别说啥都中么?

      这反差,有点吓人啊!

      我换了家居服,回到了厨房。这可是我的地盘,家里要啥有啥,所以不等他洗完澡,就已经有一桌丰盛的早餐在等着他了。

      我给他煎了两颗溏心蛋、4片培根,煮了一碗燕麦麸皮混奇亚籽和黄金亚麻籽的粥,榨了一杯橙汁,冲了一杯expresso,这杯expresso我特地选了brésil的咖啡豆,我记得那是他最喜欢的咖啡豆,不苦、微酸、花香味十足。

      我还烘了几片果仁吐司,备了酸奶牛油果抹酱还有香蕉、蜜瓜、蓝莓的水果沙拉。

      这次准备的都是平时我喜欢的。

      以前没怎么和他一起吃过早餐,不知道他偏好什么口味和风格,一会儿要问一下。

      他喜欢的口味就下次再做吧。我站在桌前,自顾自的想。

      “这么丰盛?”他从浴室出来,头搭在我一侧的肩膀上,从后面揽住我的腰,“不知道以后是不是天天都能有这待遇?”

      “美的你!”他想要天天都这样?如果每天晚上都提前准备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夜夜都好好喂你,”他低头吻了吻我的额角,“作为交换,你能不能也日日都这么投食我?”

      “……”他这是中了哪门子的邪,叁句话不离床,“吃饭!”

      2月是巴黎雨多的时节,可这个早晨,朝霞却出奇的艳丽,橙黄、艳红、蔚蓝随意的混着,像极了那被打翻的调色板,绚烂无双…

      蓝天吃完早饭,主动收了桌子就回自己家去了。

      忙了这一大顿,我终于可以坐下来,想想、静静了…

      应了彪姐的话,我跟他上了床…

      感觉… 还… 不赖…

      那接下来呢?

      我们该怎么办?

      他现在跟闫斌是名副其实的“婊”兄弟了,会不会让他觉得很尴尬?

      他那么优秀骄傲的人能接受别人觉得他捡了“破鞋”么?虽然我从不认为自己跟破鞋有啥关系,但是我可管不住别人的嘴。

      并且我还真的跟他发小发生过关系,这个坎儿他真能迈过去?

      烦,烦,真的好烦!

      [叮…]

      我伸手去拿手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蓝兄的屌怎样?]-彪姐

      [你怎么知道?]-我

      [我擦!真睡了?]-彪姐

      [嗯。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的呢。]-我

      [昨天电话你,他接的,说你醉了、睡了。我猜的。]-彪姐

      [您老,彪神婆是也。]-我

      [一般一般,记得上供。]-彪姐

      [小的记下了。]-我

      [彪彪,他会不会介意我跟他发小上过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