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男人这种玩意儿,有人性吗?

    

      从前在鼠怪的巢穴中一心向往阳光,可来到地上世界短短一天,所见所闻皆是残酷,安琪儿唏嘘不已。

      那些又腥又难吃的饲料中,有不少半生不熟的蛇肉,她是因祸得福才觉醒了异能,不至于沦落到只能靠依附别人过活。

      不过,很明显还有一小部分女人,是方才小文没提到的。

      她试探着问:“对了,你们听说的孕母……”她指了指自己,“是怎么活的?”

      小文纳闷的皱眉:“你果然够怪的,自己亲身经历的,不比外界谣传的真实?”

      抱怨归抱怨,她还是如实说了,毕竟人家肯给半盒罐头,不就是为了跟她聊天。

      说到孕母,就不得不替那些在末日来临后,凭着异能和手腕,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们,他们更爱割据一方,建立城池,譬如风焰城的城主就是如此。

      成了土皇帝,吃喝不愁,男人自然会考虑繁衍后代。

      据说,两个异能者生下的孩子,天生就带着异能。

      于是,为了拥有优秀的后代,这些城主们会甄选漂亮健康的女孩子圈养起来,逼她们吃生肉,且扔到斗兽场里去训练,催发异能的觉醒。

      大部分女孩子都会死于残酷的斗兽场,活下来的那些,始终没觉醒异能的被淘汰,沦为妓女。

      觉醒了能力的,自然就成为城主的情人,工作就是让城主发泄兽欲的同时,替他生孩子。

      所以才叫孕母。

      安琪儿听的义愤填膺。

      男人这种玩意儿,有人性吗?听起来跟那些鼠怪也不相上下了!

      见她提到孕母的事,脸色变得更难看,小文忐忑的问:“对了,你究竟是从哪个城里逃出来的呀?”

      很显然,她认定了安琪儿是个出逃的孕母。

      安琪儿刚想编个瞎话,就听到脚步声靠近。

      她下意识绷紧了脊背,已然进入战备状态。

      世界观受到如此打的冲击,她下意识的,没法把男人划入同类范畴去信任,而这个佣兵团里,除了她跟小文,都是男人。

      一回头,她和陆枕流视线相接。

      面对上司,安琪儿认为自己应当表现的亲切一些,就如同之前,跟c12和c13虚与委蛇时那样。

      可实际上她做不到。

      一想到陆枕流可能也曾经在某个城市的铁皮房子里用一盒罐头为代价,蹂躏可怜无辜的女孩子,或者这会儿跑到货车这里,就是打算用小文发泄欲望,就觉着他很恶心。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她可还设想过,等跟团员们混熟了,自己也积攒够足够的物资,就“雇佣”他们一次,回去将同伴们都救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