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晦气

    

      唐棠想要泄一泄心中的郁闷。

      脑海里一旦晃出某个男人的身影,她便牙疼似的吸一口气,再淬一口晦气。

      相较下来,拥挤嘈杂的琉璃厂就要可爱多了。

      琉璃厂是北京乃至全国有名的古董交易市场。

      这个市场水深如无底深渊,要进入水下的市场,非得有个引荐人。

      老陆就是这个引荐人,怀里时刻揣一包红双喜和一包硬中华,看人分烟下菜。

      一路挤进来,兜兜转转,终于撩开一道门帘,进了一家叫珍宝行的临街小店铺。

      唐棠刚进去,就被多宝格上、玻璃柜下的无数假冒伪劣给刺瞎眼睛。

      她在一堆假货中浑身不自在,老陆是个人精,过来搭她的肩膀:“怎么,以为我诳你呢?”

      一只手从后插进来,游蛇一样,轻轻巧巧就把人分开。

      知秋双手抱怀,左顾右盼,仿佛不是他干的。

      老陆嘿嘿两声,脸皮极厚,跟他们低语:“这些都是批量的工业制品,都不是个事儿。门道可不在这里。”

      刚好接了电话进来,大声讲话,几步往外去了。

      再几分钟,迎进来一位少爷模样的年轻人。

      唐棠和知秋往柜台那边去,台面上摆着几串玉佛珠子,抛光得光鉴可人,真是比塑料还要塑料,拿在手里轻飘飘的。

      二人交头接耳,唐棠道:“看他到底玩什么花样。”

      掌柜从布料后出来,老陆笑:“苏少过来相点东西送人。”

      掌柜嘴边长着一颗大黑痣,黑痣上还吊出一根长毛来,嘿嘿笑着把人带进了最里间。

      门帘晃了晃,里面的动静听不太清楚。

      唐棠无事可做,搬了小板凳到门槛处晒太阳。

      北京城的天空空旷而碧蓝,不时回响着鸣笛一样的鸟叫。

      知秋碰碰她,递来手机,一看上面的名字,差点从板凳上蹦起来。

      “杨念森来电”几个字不断地震动,震得唐棠头昏眼花、心焦口渴。

      知秋拿眼神问她接不接,唐棠狠狠瞪他一眼:“别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