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小朋友

    

      人群已经散去,四合院回归宁静厚重的氛围。

      复又回到大厅,拍卖台和几十张椅子已经撤去,黄梨木的饮茶方桌回归原位。

      一位唐装人士含笑着迎过来,看到狼狈的唐棠和知秋,多少有些诧异。

      “这是?”

      杨念森坐下来,对方敬来一根香烟,擦着火柴点上:“家里的小朋友胡闹。”

      他起个头,金秘书便负责把话头接下去,说抱歉把你们家后院刨了一个坑。

      那人哈哈哈大笑,道都是小事,不值个什么。

      金秘书从怀里抄出一张支票递过去,那人是不想收的,收就代表着关系还不够近。

      可是看杨念森的神色,还是把支票收了。

      唐棠噎了两下口水,真想凑过去看那支票上的数字,一个狗洞,几块破砖,修修补补要几个钱?

      还开支票?

      “金秘书,你先把人带上车,我马上出来。”

      还谈什么,无非是云山烟树图的相关交接事宜,唐棠顶不愿意,磨蹭着不想走。

      杨念森在缭绕的烟雾后,轻淡地斜来一眼。

      一时无声胜有声,唐棠后背汗毛直立,赶紧夹着尾巴往外窜。

      院子里停好两辆铮亮的黑色小轿车,唐棠还不懂车,光看那流畅的线条和光泽度,就知价值不菲。

      两人往后座上挤,金秘书在外面守着,像是看守两个随时要落跑的犯人。

      知秋声气嗡嗡地:“阿姐,你很怕他?”

      唐棠乱糟糟的头发几乎炸开:“我怕他?!怎么可能!”

      这话讲的,知秋都听出外强中干之感,双手还胸往外看去,不跟她争。

      唐棠赶紧补足后劲:“我、我这不是考虑到有人盯咱们嘛。”

      知秋拿后脑勺对她,唐棠翻了道白眼,心道,你还是小孩你不懂。

      四合院的主人将杨念森送出来,送他上车,慈祥和蔼目送车辆开出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