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4.臭脸

    

      唐棠换上一件黑天鹅绒的一字肩礼物上车,脖子上挂的正是杨财阀大手笔的“海洋之心”。

      杨念森的穿着则是中规中矩,穿什么都掩盖不掉身上目空一切的气势。

      夫妻二人要去参加杨家举办的新年晚宴,晚宴参与的不光是杨家本族,还有旁系分支和必要的晋东权贵。

      杨念森不是爱闲聊的人,自顾自把弄着手机。

      路程走到一半,才道:“你跟杨慎最好不要接触太多。”

      大哥也不叫,就叫杨慎,真不礼貌嘿。

      唐棠哦了一声,到底还是好奇:“他怎么了,他很坏么?”

      杨念森扶额,进一步认定太太就是个不通人情事故的小白痴:“不能这么说。”

      原来杨慎并非大房正统嫡子,是其父亲的非婚生子。

      大房正妻一直无法怀孕,在杨慎这个孩子暴露出来时,她也是不哭不闹,说孩子可以抱回来养。

      前提条件是,务必要把杨慎的生母驱逐出国,一生都不能再联系。

      那个女人谁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

      明面上杨慎跟养母关系和谐,自小就很懂事乖巧,唯一惹人诟病的是,身子太弱。

      “他身上太多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杨念森收回手机,捏过她的脸:“跟你说话听见没有?”

      脸色真是臭得要命,她又不是聋子。

      杨念森携妻入场的刹那,便迎来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谁都知道杨家出来一个天纵横才的异类,早早脱离本家在海外搞资本的游戏,直接站在金钱游戏食物链的顶端。

      于是唐棠再年轻再好看,脖子上的东西再贵重,都不及丈夫给出去的一个眼神珍贵。

      唐棠无聊地避开人群,更不敢往那些女人堆里扎,女人对她的第一个话题是项链如何如何,第二话题就是她的肚子。

      在皇宫似的厕所里躲了一会儿,她干脆把项链摘了塞进镶黑珍珠的手包里。

      刚从里出来,杨慎站在窗边,朝她温温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