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6.窃取

    

      袖珍青铜爵的主人乃招商局的领导,姓秦,平日爱好书法,还是省书法协会的一名成员。

      上到一定程度的领导难免走起附庸风雅的路子,青铜爵的来路比较复杂,但换一句话说,所有的古物经年累月的沉淀后,来路必然也是复杂的。百年前姓李,百年后姓张,都很正常。

      秦董事也是刚拿到这东西不久,爱不释手,得了宝贝自然要广而告之,以示实力。

      郑有才作为外地投资商,大手笔且还做慈善,秦董事多少卖他几分面子。

      不过他和气地拒绝了:“暂时不行啊,我送到北京去做鉴定了。”

      拿北京去做鉴定,自然是还信不过本地的水平,毕竟北京是最权威的地方。

      郑有才回复唐棠,叹了一口气。

      唐棠反倒安慰他:“这你就不懂了,东西不是从你手里出去的,你去掺和一脚,谁也不愿意啊。咱们说是真的,皆大欢喜,要说不是真品,那不是把人都得罪了?”

      郑有才一拍脑袋:“好家伙,你怎么不早说?”

      青铜爵一事告于段落,有关古画修复技术那篇论文却掀起新一轮的风波。

      因着袁教授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系了几家核心刊物,那边的编辑很看重这篇论文,也以为是袁的科研成果,慢看细究之后,作为重磅论文刊登出来。及至拿去评选国家课题,由于材料扎实一路上顺风顺水。

      一旦他入围国家课题,在院里的地位就非同一般了。

      整个过程并未透露给唐棠,去参加海南的评选会议时,只带了袁春和自己的研究生。

      唐棠作为在校学生,并不清楚这些流程和动态,还是万霞火急火燎地找来实验室。

      “你怎么还在这,没去海南?”

      唐棠纳闷:“我去海南干什么?”

      万霞焦心:“你的论文拿去评选啦!你本人不去,意味着什么?”

      万霞的导师苏振华教授,是文博系的定海神针,不光教研水平突出学术成就可见一斑,国家课题的评选也邀请他参加。

      海南某五星级酒店里,当他收到修复技术的论文后,大为诧异。

      旁边京华大学的权威老教授刚从厕所出来,七十多的人了,头发花白精神镬烁,比很多年轻人看着还要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