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节

    

      除此之外,要进行病理诊断,排除死者系疾病导致的猝死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多猝死都是一些潜在性疾病被一些因素诱发急性发作导致的,寒冷也可以作为诱发猝死的因素。

      所以老秦主张要在具备冻死条件的环境下,确定死者具备冻死的征象,且不存在潜在性疾病,排除其系损伤、窒息、中毒死亡以后,才能下冻死的结论。

      自救x小剧场

      小白:“这天儿也太冷了,我手都冻伤了,离冻死也不远了,这天儿真干不了活了。”

      聂之轩:“你这手上不过只有一个冻疮而已。冻疮属于1度冻伤,后面还有更严重的2度、3度、4度,这离冻死还远得很呢。”

      小白:“师父!你这技术宅也太不会心疼人了!我这冻伤在手上,影响工作呢!”

      聂之轩:“局部冻伤都是末梢血液循环障碍而导致的,所以都会发生在手、脚等肢体末端。发生冻伤的原因,有可能是活动较少、鞋袜过紧等因素导致的末梢循环障碍,也有可能是疲劳、虚弱、失血等因素导致的人体的温度调节能力下降。3度、4度冻伤会造成组织坏死,危害较大,但是你这个一度冻伤,并不是大事,组织是可以自我修复的。”

      小白:“可是我明明冻得心跳都加速了。”

      聂之轩:“你心跳快估计是想到了心仪的女孩了吧?冻死者在临死前是心跳过缓的。而且,在现代小康社会,如果你不是流浪汉,不是居无定所,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冻死。在我们法医学实践中,现代社会遇见的冻死,多见于三种情况:一是居无定所的人。二是在冬季离家出走或者在山区迷路的人,只要杜绝独自一人去未知野外,是可以有效防范冻死的。三是喝酒后的人,这也是现代社会最常见的发生冻死的情况。”

      小白:“喝酒不是可以取暖的吗?”

      聂之轩:“饮酒加快血液循环,所以会给人暖和的假象。其实饮酒加快了机体的散热,并不会起到取暖的效果。如果处于寒冷环境中,反而会加快冻死的过程。”

      小白:“这么说,防范冻死只有一种最好的办法了。”

      聂之轩:“什么?”

      小白:“多吃点儿,加厚我们的脂肪。”

      聂之轩:“你又在为吃找借口吗?”

      第6章 第六案 “光脚”的妻子

      她躺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身旁散落着长长的电线。

      已经连续两天打不通夏晓曦的电话了,夏妈妈实在无法放心得下。女婿说自己已经出差三四天了,也一样打不通夏晓曦的电话。不过,女婿还说了,作为全职太太的夏晓曦,最近迷上了打麻将,出门也不喜欢带手机,两天打不通电话,也正常。

      即便是这样,夏妈妈还是担心得紧。她和夏爸爸商量,是不是要赶去500公里以外的城市,看看女儿。如果没事的话,就算是去女儿那里玩两天好了。

      商量好了后,夏妈妈和夏爸爸立即踏上了旅程。

      家里的门紧锁着,怎么叫门都没有回应。好在他们还记得,女儿说过,物业那里有备用钥匙,可以叫他们来开门。

      在确认了夏爸爸、夏妈妈的身份后,保安取出了钥匙,打开了夏晓曦家的大门。

      眼前的景象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夏晓曦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旁边放着一个电熨板,电熨斗拖着长长的电线散落在夏晓曦的身旁。

      虽然是严冬,但是屋内因为开着空调,所以非常暖和。在这个温度高而不透气的客厅里,夏晓曦的身上已经出现了绿斑。

      不用说,夏晓曦已经死了,而且尸体已经腐败了。

      在夏妈妈呼天抢地的哭嚎声中,保安拨打了110。

      “电击吗?”小白一进现场就问道。

      聂之轩全身一颤。

      局里的老同事都知道,聂之轩的残疾,正是电击导致的。

      多年前,聂之轩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法医。他在出一个非正常死亡事件现场的时候,明明怀疑死者是死于电击,却大意地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翻动尸体的时候,他身体的右侧面接触到了高压电,产生了极高的焦耳热,右侧肢体瞬间被高温灼毁,剧痛让他顿时晕厥,好在旁边的同事及时救助,他才捡回来一条命。不过,聂之轩右侧胳膊和膝盖以下的腿,因为组织坏死没有康复的可能,所以就只能截肢了,后来,就换成了现在的机械臂和机械腿。

      小白不太知道这个故事,他担忧地扶了扶脸色苍白的聂之轩。

      聂之轩很快恢复了正常,他低声说道:“先断了现场的总电源再检验。”

      “这有问题啊。”聂之轩初步检验了尸体,和身边的小白说,“死者的衣着是完整的,门窗都是完好的,调查、监控也显示没有其他人去物业拿钥匙来开她家门。看起来,这是一个封闭的现场。”

      “嗯,然后呢?”小白也知道这是一个封闭现场,但不知道聂之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聂之轩指着死者赤裸的双脚说:“你看,两只脚上都有电流斑!又没有其他损伤,显然是电击死。”

      “那就好办了呀。”小白说,“你看这电熨斗的电线有问题,外面包裹的塑料已经老化了,有一段电线根本就没有塑料的保护,几乎是暴露在外面的。可能是死者在熨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踩上了电线,被电击死了。”

      “可是,问题就在这里。”聂之轩说,“现在死者赤足是因为我去除了她的鞋袜,不过原始现场死者穿着的是尼龙袜子和塑料鞋子。这些都是绝缘物啊!那么电流是怎么越过这些绝缘物,电到死者的?”

      “这……”小白说,“难道是杀人后伪装?不过,痕迹检验部门通过现场勘查证实,除了死者、她丈夫、她父母和那个保安的痕迹,没有其他人的痕迹了。”

      “而且还是个封闭的现场。”聂之轩说,“那么,不出意外,凶手就是那个假称出差的丈夫了吧?”

      经过警方的侦查,发现夏晓曦的丈夫虽然确实出差了,但是出差时间是在两天之内,也就是夏晓曦死亡以后,而并不是他自己说的三四天。通过审讯,夏晓曦的丈夫很快就交代了因为移情别恋而杀害妻子的事实。

      两天前的晚上,夏晓曦的丈夫趁她熟睡之际,用电线两头分别接触夏晓曦的双足,从而导致她受到电击死亡。随后,他给夏晓曦穿好衣服,制造了一个意外电击死的现场。

      案情x剖析

      电击死

      电击死其实并不少见,但像故事中那样用于杀人的倒是不多。大多数电击死都见于意外事故和自杀案件。

      从小爸爸妈妈就让我们远离电源,因为小小的电插口,有可能是致命的利器。那么,电这个东西是怎么导致人体死亡的呢?

      从目前的研究看,电击死的死亡原因主要有四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