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节

    

      猝死

      我们前面提到,人体常见的六种死因为窒息、损伤、中毒、高低温、电击、疾病及衰老。疾病及衰老导致人体死亡这一分类中,就有严重疾病导致的正常死亡和潜在性疾病导致的非正常死亡。这种非正常死亡,因为毫无预兆、死亡过程急骤,所以需要法医来进行甄别。

      我们把平素身体健康或者貌似健康的患者,在出乎意料的短时间内,因自身疾病而突然发生的死亡称为猝死。

      猝死在法医学实践中非常多见。因为很多猝死是存在诱因的,比如睡梦、情绪激动、外伤、饥饿、寒冷等。尤其是以外伤和情绪激动作为诱因的猝死事件,通常是发生在打架、纠纷过程当中,所以很多死者家属会认为行为人应该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然而在法医鉴定完成后,这类案件当然不会被作为故意杀人案来处理,从而引起了死者家属的异议。

      猝死主要有两大类。

      1. 心源性猝死。其是指由于心脏原因导致的患者突然死亡,这是在法医学实践中最为常见的猝死类型。有文献指出,“在心源性猝死的人中,八成的死因与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有关”。也就是说,法医学实践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冠心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引起的猝死。

      简单说,为心脏供血的冠状动脉,因为存在粥样硬化,所以管腔变窄、弹性降低,在一些诱因的作用下,血管收缩,血管不通畅,从而导致心肌急性缺血,进而发生恶性心律失常引起猝死。

      这些疾病,如果不做专门的检查,是难以发现的。

      2. 非心源性猝死。猝死案例中,还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患者,并不是死于心脏疾病,比如肺梗死、支气管哮喘、脑血管病变、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等。

      在遇到类似此类案件时,法医应该如何做呢?

      在全面了解案情之后,法医应该最先对其他可能存在的致死性因素进行分析和排除。如果可以完全排除其他致死性因素,那么就高度怀疑死者是猝死。

      此时,法医会摘取死者的全套脏器,进行法医组织病理学检验。通过此项检验,可以根据组织器官的微观结构改变,确定死者生前患有的疾病或者潜在性疾病,再根据当时可能存在的诱因进行分析,综合判断死者的死因,并且在鉴定书中列出诱发因素的可能性。

      因为诱因在整个死亡过程中的参与度是很低的,所以行为人究竟该承担什么责任,这也根据案情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界定。老秦认为,在多数情况下,行为人只承担死者死亡的民事责任,而并不承担刑事责任。

      自救x小剧场

      小白:“师父,我突然预感你今天要吐槽我。”

      聂之轩:“你的预感蛮准的。你可不能这么好吃油腻的东西,而且还不喜欢运动。身材发胖倒是小事,但是让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可就不好了。”

      小白:“放心吧师父,我才二十多岁,不会猝死的。”

      聂之轩:“这可说不准,有数据统计,心脑血管潜在性疾病导致人猝死的案例中,死者年龄有明显的年轻化趋势。现在的生活好了,又有那么多像网络游戏一样可以让人着迷、上瘾、熬夜不睡觉的东西,也有很多年轻人患有潜在性疾病而察觉不到,所以有猝死风险了。”

      小白:“我决定明天去体检。”

      聂之轩:“其实有很多潜在性疾病,之所以被称为‘潜在性’疾病,就是不做专门的检查,是发现不了的。即便是常规全身体检,也发现不了。”

      小白:“师父,你说得我好绝望!猝死发病急骤,而且平时还察觉不到,那么该如何避免和预防呢?”

      聂之轩:“过分的担忧倒是没有必要的。毕竟猝死在整个人群中还是极少发生的。即便是在确实患有潜在性疾病的人群中,猝死也极少发生。所以,不需要杞人忧天啦。不过,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是真正预防、杜绝猝死的最佳途径。这就需要大家平时培养一个健康的生活习惯,比如不吸烟,不喝酒,多运动,少油荤、少糖饮食,控制体重,作息时间有规律,不吃垃圾食品,等等。即便你现在的生活习惯并不好,但只要从今天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一定可以拥有好的体格,赶走亚健康。”

      小白:“如果我已经有冠心病了,是不是就没救了?”

      聂之轩:“即便是已经患有心脑血管疾病,认真保养,积极治疗,严格遵医嘱,是可以改善状况的。假如已经患有很严重的疾病,比如冠心病,则要时刻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剧烈运动,保持身体处于平稳和缓的状态,随身携带特效药物。”

      小白:“看来,我还是明天早起跑步去吧。”

      第13章 第十三案 令人窒息的操作

      姿势不对,也会让你永远沉睡。

      夏晓曦和老公已经结婚五年了。

      为了庆祝结婚五周年,夏晓曦把孩子送去了母亲家,然后和老公一起去重温青春的岁月。

      这一天晚上,夫妻俩玩得很嗨。他们先是去享受了烛光晚餐,然后去酒吧疯狂到凌晨两点。

      夏晓曦不胜酒力,多喝了几杯就几乎丧失了意识。老公也是歪歪斜斜地背着她,回到了家里,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躺,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老公醒来时,已经时近九点了。

      夏晓曦一直都习惯早起,怎么这会儿还没有动静?难道昨晚真的喝多了吗?老公推了推身边俯卧的夏晓曦,顿时吓得傻了。夏晓曦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梆硬。很显然,夏晓曦已经死去多时了。

      在勘查现场之前,民警费了很大的劲才控制住夏晓曦的父母。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在殴打自己的女婿。而这个女婿任凭岳父母的拳打脚踢,也不挪动半下,一副痴呆的样子。

      “如果不是做了亏心事,怎么会这样呢?一定是他杀害了晓曦,一定是!”夏晓曦的父母这样说着。

      现场并没有什么异常,毫无搏斗的痕迹。只是从尸体表面上看,夏晓曦的鼻子和嘴巴都歪斜了,皮肤上面印着深深的印痕。这些印痕,和她那个枕头席子的花纹高度一致。

      “死者存在明显的窒息征象。”聂之轩对小白说,“而且口鼻腔没有任何呕吐物。可以肯定,死者死于机械性窒息。”

      “机械性窒息有好多种啊,她是哪一种呢?”小白问。

      聂之轩说:“死者颈部、胸部没有明显损伤,又没有食物反流,结合现场的情况以及尸体的原始体位,可以确定死者死于‘捂死’。”

      “啊!”小白叫了一声,小声说,“他杀?捂死是不是唯一一种不可能自己形成的死亡方法?”

      “你记混淆了!”聂之轩敲了一下小白的脑袋,说,“唯一一种不能自己形成的死亡方法是‘扼死’!恰巧,这个死者还真的就是意外死亡的。”

      “啊?是吗?那为什么呢?”小白挠了挠头。

      聂之轩说:“死者的全身其他地方一点点损伤都没有,只有口鼻腔存在印痕,说明她是因为被闷压在枕头上,口鼻腔被完全封闭,从而导致窒息死亡的。”

      “会不会是她老公把她脑袋按在枕头上捂死的?”

      “不会。”聂之轩说,“侵害动作,必然会留下痕迹。现场没有脱落的头发,死者后脑和颈部没有任何损伤,她老公是怎么用力的呢?”

      “可是,人体憋气到极限,不都会下意识自救吗?”

      “正常人是这样。”聂之轩在鼻子前面扇了扇,“但是你闻,这屋里一屋子酒味,我们现在需要进行酒精检测,确定死者处于重度醉酒状态。一旦死者当时是这种状态,就有无法自救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