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铃铛乳夹

    

      姜黎如此急切的讨要原件,就是不希望这段有关她的性爱录像流入任何人的手里。

      可苏迎幸却说,不仅会拷贝,还会发到群里,那她岂不是会被很多男人看到她赤身裸体被羞辱强暴的视频?

      一想到成为自己痛苦回忆的片段却被一个又一个男人边看边意淫,她胃里便一阵阵的翻涌。

      她以前听人说过,有一种群,里面有很多喜欢和各种女人约炮的男人,他们会把做爱的视频发到群里共享,不论那些女人是自愿录视频还是被偷拍,只怕做梦都没想到她们的视频会被男人无情的当战利品一样拿出去炫耀,供人欣赏。

      一般那种群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视频只会在内部流传,不会弄得人尽皆知。

      她从未想过,自己今天会遇上,她害怕以后走在路上遇到某个男人,可能就是那群里的一员,那种明明穿了衣服,却依旧觉得浑身赤裸的感觉,会让她窒息。

      姜黎不知道,苏迎幸说的群,只是他们兄弟四个的小群而已,不会外传。

      若非他们四个都是当事人,他也不可能把视频放在群里共享,他们以前睡过的女人不少,从未互相分享过。

      姜黎突然绝望的想到,她连告都没法告,毕竟……视频开录时,她已经躺在了情趣椅子上被铐了个严严实实。

      在外人看来,若是她真的是被迫的,当时就应该有明确的反抗行为,而不是一脸淡定的主动要求开始。

      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她主动求欢。

      虽然他们是一开始说好的演戏,可真要闹上法庭,几个男人咬死没有那回事,并反咬她一口,说她是事后以此为要挟勒索钱财,她十张嘴也说不清,搞不好还得因为敲诈勒索而获罪。

      姜黎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打断了牙往肚里咽,有口难言。

      这件事,她不甘心就这样算了,只是……得另想他法了。

      不幸中的万幸,姜黎看着商敬宇和苏迎幸先后离开,而应向丞也丝毫没有要继续的意思,她暗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承受肉体被肏的折磨了。

      方才看他们那样子,好似是嫌弃她因为被破处而流血?想来他们是觉得里面带血脏脏的?大抵是有些许洁癖吧?

      姜黎不由觉得这群男人矛盾,一边几个兄弟一起肏同一个女人不觉得乱,一边又嫌这嫌那。

      假爱干净!真下流!

      姜黎很想开口让应向丞给她解开束缚,可她拿不住应向丞现在是什么心思,害怕自己一开口惹了应向丞注意。

      若是应向丞想到洗洗干净还能用,将她拖去浴室洗干净,那她岂不是要再遭一次强暴?

      一想到这里,姜黎便打消了主动开口的念头,心里却祈祷着应向丞快点放了她,这个房间,她是一秒都不想多待下去了。

      若是一般情况,应向丞早就给姜黎松开并让她离开了。